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深渊之光(历史有bug,he)

第一次写明老板和萤总x,有不足的地方请多多指教w顺便表白一波萤宝宝

我只能恍惚地记起,最深最深的海潮里,吞噬了最后的一缕天光。汹涌的浪潮淹没了尽一切,只留下浅浅的水痕和苦涩的记忆。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这么说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刀剑本不应有感情,但在梦里,我一次又一次看见,无尽深渊的海底,透着稀薄微弱的光辉,沉入水中的刀剑最终被吞噬,扬起的鬓发挡住他的面容,我看不见海风吹拂下,那莹绿的眸子里满盛的,到底是平静还是悲伤。

“再也见不到国行和国俊了······”萤丸挣扎地抬起手,想抓住一线天光,可一线天光透过深海,已经太过微弱,连刀纹都照不清,“海底,没有萤火虫······”他喃喃低语,想努力睁大眼睛,海水里混着泪水,最重化作虚无。海面平静如初,只有海鸟低低地飞着,在喉咙里低声悲鸣。

明石国行记得炮鸣响彻海洋的时候,彻夜的枪声是悲鸣的歌,夏日的夜里依然流萤四散,那个喊着自己名字的白发少年,却再也回不来了。

萤火虫的点点光辉太过微弱,在昏暗的密林处被点燃,曾经引燃了夜里的山石草木,在指尖忽闪而过,在寂静无声的夜里,点亮着萤丸眼中的光,明石国行望见屋角坐着的少年,像那一刻点亮了他世界的光,晶莹动人,烁烁生辉。

如今这样的光却永远永远熄灭在海底,在萤丸坠入深海的一刹那,是无法挽回的悲凉,像是彻夜的黑暗。

深邃冰凉的海底,没有萤火虫,也没有他的光。纵使有人的思念汇聚成一线天光,却最终消散在水中,传达不到萤丸所在的那一片深海,像是触手可及的光,又相隔得太过遥远。

或者这是以光年计算的距离,萤丸抬起手时常常想。

海底里的萤丸做着不愿醒来的梦,如同已经隔世经年,孤独得只有鱼细细地咕噜低语,像是恒久的催眠曲。他在心底明白,暗无天日的海底,自己最终消失,这是无法选择的归宿。

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明石国行都沉睡在本体里,不想记起不想面对,就这样安静地睡去,恒长久远的梦境。

倘若一觉醒来发现仍像当初一样,萤丸靠着爱染坐在屋角沉沉地睡去了,神社外熙熙攘攘的人来来回回的走动,偶然飞来的鸟低吱着打破寂静,林间的风轻柔地拂过发梢,白发少年偶然凑近他的脸,像鸡啄米一样偷亲了一下。

顺着温暖的日光,飞鸟张开翅膀去远方,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盖住了一尘不染的地板,摇曳着藤蔓的影子,滑行到身边,沾染了一片小小的衣襟。

梦里的灯熄灭尽了,明石国行再一次次看见海的无尽幽暗,追逐着想要挽回,却最终只能目睹离去,那时的枪声太响,他只能安静地看着,安静地听天由命。

海底偶尔有光,是大地深渊星星点点的光,支离破碎地漂泊在幽暗的海底,难以点亮萤丸的眼眸,透着光和残存的意识,他回忆起神社里过往,曾经的温存和悸动,最终都在冰冷的海底沉浸。

光阴终将老去,像诅咒一样的永恒,燃尽了悔意和遗憾。

但是我会在有你的梦境里等待,等候着重逢。

“入手 阿苏神社的萤丸。锵!所谓的压轴登场呢!”

像是一瞬间照亮世界的光辉,他又一次遇见了他的光。

end

不舍得be啊萤宝宝那么可爱!大概就是他们都相信会重逢所以愿意在梦里等待,最后在本丸见面这样的结局。

这里新人星月,多多指教ww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