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三日鹤】能麻烦你帮忙修电脑吗 中秋番外 能麻烦你把苦瓜月饼吃掉吗

正文慢慢来,不急的,我怎么会说我大纲都没写完呢

良心是什么要是有就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脑洞源于一些奇怪的月饼,主三日鹤,伊达组友情卖队友

大纲上在这xhttp://youxiaoyejiukaixindexingyueyue.lofter.com/post/1eaaee2a_1149f105

————————————

“鹤酱鹤酱!今天是中秋啊!快起来!”太鼓钟贞宗三步并做两步冲进鹤丸的房间,硬生生地把鹤丸从被窝里拽出来死命摇。

“啊···小贞你放过我吧。好困”鹤丸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有气无力地回答,一看鹤丸脸上深深的黑眼圈和白惨惨的脸,估计又是熬夜到半夜了,太鼓钟贞宗选择放下鹤丸,由他像只萎了的纸鹤一样瘫在床上,去厨房找光忠。

“光酱光酱,早餐吃什么?”真好,小朋友的注意力容易被转移。

鹤丸听着贞宗的脚步声远了,在被窝里躺尸里一阵,才慢悠悠地从被窝里摸出手机,政府那边的破事半点进展都没有,和线人的联系也是时断时续的,昨晚弄了一个晚上还差点被对面反窃取信息,他头要疼得炸开了。

刚开锁,手机自动弹出三日月发来的短信,“鹤,中秋快乐。”真是的,这人怎么还这么有闲情逸致。

“谢谢啊,不过因为你们不配合我真的快乐不起来。”鹤丸熟练地按出一行字回应。

对面也几乎是秒速回应了三个笑脸,鹤丸手抖了一下,手机“啪”地摔在地上,鹤丸正想这人怎么这么惹人恨的时候,亮起的屏幕显示着来电联系人就是让他气得掉手机的那位。

真让人头大,鹤丸用被子蒙着头,看都不想看地上的手机。


“国永,他来了。”俱利刷地推开鹤丸的房门,盯着床上滚来滚去的大型白色团子,“说我不在家就好啦,俱利酱拜托你了。”鹤丸其实很想起身揍三日月一顿的,可是最后还是离不开被窝,他比较担心他还没揍三日月俱利先动手揍他

“好。”大俱利伽罗又关上鹤丸的房门,连门都不想开给三日月,隔着门一脸冷漠地回应:“鹤丸叫我告诉你,他不在家。”

在房间里竖着耳朵听的鹤丸表示可能他们伊达组不是亲生的,啊不对本来就不是亲生的。哪里有这么坑的家人啊!鹤丸国永也很无奈鹤丸国永能有什么办法。

“俱利酱我错了,我再也不骗你吃什么苦瓜月饼了还不行吗,我再也不偷偷看你洗澡的时候和大黄鸭说话的场景了,我再也不在你的饭里面加辣椒酱了。“鹤丸在心里默默地检讨了自己的罪行几百遍,可惜有苦说不出,只能先锁了房门,再干脆把手机关了装睡。


趴在床上的鹤丸紧紧地攥着被子,心里不停默念着三日月不会进来的不会进来的不会进来的,然而越念越有一股旗子的味道,奠定了三日月进来这个偶然事件的必然发生。

最后门被钥匙插进转动的声音惊得鹤丸在被窝缝里暗中观察,多希望推门进来的是光忠或者小贞,门外的光一点点投进屋内,随着门缝的扩大,鹤丸的心都快跳上喉咙了,最后抱着一线希望地睁大眼看,看见的属于三日月眼里的一弯新月。

晨光里带着清朗的光,夹杂了些许秋露的气息,那一轮新月如同浸润秋水一般明亮。“真好看啊,”鹤丸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句,一气呵成抽起枕头,果断砸向三日月那张祸害众生的脸,凌空扑下床要去关门。

三日月侧过脸躲开枕头,伸出左脚绊了下扑过来的鹤丸,鹤丸重心不稳扑向前时不忘扯下三日月头上的流苏,张牙舞爪地准备胖揍三日月,三日月趁机抓住他挥过来的拳头,另一只手把他搂在怀里,“早安唷,鹤。”


“看吧光酱,只有三日月先生能让鹤酱起来呢。”太鼓钟贞宗咬了一口左手的双黄莲蓉月饼,接着咬了一口右手的五仁月饼,“鹤先生似乎很累了,就由他多睡一会吧。”烛台切光忠摸了摸太鼓钟贞宗的头,“毕竟做了那么多苦瓜味的月饼,磨苦瓜汁辛苦了。”烛台切一边说,一边继续切着佐料。俱利在一旁不哼声地吃着月饼,盘算了冰箱里还有多少鹤丸做的苦瓜月饼和酸菜月饼以及把鹤丸也做成月饼的正确方式。

外面的吃月饼三人组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几乎都要把手上的月饼吃完进入舔手指头回味的环节了,还是没等到鹤丸和三日月出来。


最后的最后是,浑身上下散发黑气气压低到极点的鹤丸跟着三日月走近饭厅,三日月想去挽着鹤丸的手,鹤丸看都不看他一眼啪地把手甩开,丝毫不留情面。

鹤丸把冰箱里的苦瓜月饼和酸菜月饼微笑地往三日月嘴里塞,三日月一边吃一边赞美鹤丸的厨艺以及月饼的创新性,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吃了下去。看得俱利光忠小贞目瞪口呆,以为世界末日要来了,惶恐不安到了极点。

这场景太惨烈里,绝美的三日月拿着鹤丸做的那个丑得不成饼样的月饼,优雅地由鹤丸喂(塞)进嘴里,像硫酸亚铁溶液一样的汁液从月饼里流出,粘得他一手都是,还要不停地赞美这玩意有多好吃,惨烈得让伊达组的个位难以忘却,想起就心有余悸。

这也是一个肥肠和谐美好的中秋节,我们仍未知道那天三日月宗近为什么没被毒死以及鹤丸国永为什么要毒死他的真实原因。

——end——

本来想写温馨和谐的爷鹤秀恩爱日常,鬼知道为啥会写成这个,可能这是我没吃到冰皮月饼的怨念吧。

写这个的时候在看龟秒速咬断黄瓜视频脑补了一下爷爷吃苦瓜月饼我就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