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疤头你理我一下(2)(he 沙雕向 中篇)

啊昨晚睡着了忘了更文,哭泣。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今天傻月会弄链接了吗,不会。

(1)在这:(1)

—————正文—————

今天的疤头非常不对劲。
德拉科一边斜着眼观察一边暗暗思索。

哈利病怏怏地趴在桌子上,眼皮开一下合一下。在一次次勉力撑开一条缝之后又接着合上。

“疤头,疤头。”德拉科今天也在不懈努力地刷低哈利对他的好感度。实际上,如果这个东西有什么评判标准,德拉科.马尔福同学早就妥妥当当地是负分了,基本没有挽回余地的那一种。

哈利没像平时一样蹦起来骂回去,只是象征性地瞪了德拉科一眼,接着继续安安静静打瞌睡。

哇疤头居然不理我,幼稚园恶霸德拉科立刻不乐意了,撞起胆子就走近格兰芬多的长桌。

哈利觉得德拉科很烦,觉得德拉科就是欠揍,近一个星期这个人都晃晃悠悠地在自己面前展示自己,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就是孔雀开屏。
恩,他为什么要向一个货真价实的男性开屏。
因为他也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给雀。

可惜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命运给了这只给雀出众动人的外表却让他情途艰难。
大概霍格沃兹所有人都知道,哈利波特是直男,堪比钢筋。

但是德拉科和普通人不一样,他选择铤而走险,剑走偏锋想追求哈利。喔,这一点都不马尔福。

作出与常规事件不一样的选择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的代价还比较沉重,距离德拉科告白的日子数起,被破特瞪了三十次不等,被破特用书砸十五次,被破特骂了六十次到七十次不等。以及告白时被狠狠揍了一拳。

潘西听着德拉科在喋喋不休满心怨恨地叙述着破特过分的言行,心里面默默吐槽平时波特不也是这样对他的吗,以前都这样过来了现在至于这么悲伤吗。
果然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会降低,而德拉科,是直接成了弱智。
可悲可叹,可怜可恨。

但是今天哈利难得没理德拉科幼稚的挑衅,选择直接视而不见。
这也导致德拉科不爽,唉,骂你不行,不骂你也不行。真叫人含泪无语凝噎。

“疤头,疤头!”德拉科叫唤得更大声了。哈利直接闭上眼不理不睬。
“我觉得德拉科注定单身一辈子了。”潘西无奈地对着布雷斯摇头。布雷斯一脸深仇苦恨,要知道德拉科脱单不成功倒霉的还是他。天知道德拉科怎么可以做到孜孜不倦像个苍蝇一样。

“喂,死白鼬,没看到哈利不想理你吗!”罗恩就差一句“我们看到你就烦。”

德拉科没理罗恩,径直走到哈利身边迅速靠近,一把拽住哈利的手腕。
疤头的手腕好细啊,不过皮不是很细嫩,等等…
还没等德拉科多摸几下,哈利已经猛地甩开了德拉科,抬手扫掉桌面的书向他砸过去。

“马尔福,你到底想怎么样!”赫敏捧着一打厚厚的书站在门口,随时准备把书往德拉科头上砸过去。

“嘁,我们走吧。”德拉科走远了几步忽然又转过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哈利,“待会见啊疤头。”金发晃晃悠悠地转到走廊,还隐隐约约听到德拉科欠揍的笑。

“该死的马尔福。”罗恩高声咒骂着,“兄弟,你刚刚不会是被……”
“罗恩!”赫敏还好气地打断,“说正经的事!”
哈利直起身叹了口气,“我刚刚没被怎么样,但是下次他再这样就要被我打了。”

“那只白鼬该不是吃错药精神错乱了。”罗恩显得忧心忡忡,生怕那只有病又嚣张的白鼬身上的智障会传染给他们。
“我倒不觉得。”哈利幽幽地抬起头,碧绿的眼睛里带着难以言绘的阴霾,“你们不觉得德拉科忽然接近我,很突兀也很奇怪吗?”

“对啊,所以说他肯定是精神错乱了。”罗恩一边想着今晚要吃几个鸡腿一边随口回答。
“拜托!”赫敏用书角敲了敲罗恩的头,“你的脑子里都塞满了鸡腿吗!”

“所以哈利你想说,德拉科在试探你?”赫敏有些担忧地看着哈利。
“如果是那样 就太麻烦了。那个跟踪狂…”
哈利没说话,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

“现在我们也只能继续按兵不动了。”赫敏摆摆手,哈利继续趴在桌子上装死。

昨晚的事确实是哈利大意了,不过也可以归结为德拉科的错。
黑漆漆的夜幕下只有星星焕发着幽暗的光,他紧紧盯着夜视镜,有着夜视瞄准具的帮助,他看得一清二楚,目标出现在眼前。

稀微的星光下,一头金发和马尔福是那么相像。哈利只觉得猛然心跳加速。

就在这个犹豫走神的刹那,背后忽然响起扣动扳机的声音,细碎得像梦里里的呓语。
“糟了”哈利在电光火石间一骨碌地跳起,拔出手枪对着声音的方向砰砰两下。终究是慢了一步,避开了要害后子弹贴着他的肋骨射入,顺势让哈利摔向一边的狙击枪。

“啧。”看不清暗处人的举动,只听见对方的呼吸声有点急促,但应该不是受了伤。
一时间,两边都沉默不语,只听得见双方的呼吸声和哈利身上的血滴滴答答地洒在地上,静谧得恐怖。楼下的目标似乎也在走远,准确地说是奔跑。

刹那之间,哈利就有了决定,那个声音所在的地方有一面墙,从结构上来看,没猜错还是承重墙。
没时间再做过多推算,哈利左手对着对方虚晃两枪,右手抓起掉在地上狙击枪对着黑暗中猛力集中射击。

一时间,枪声,墙体崩塌声和惊叫声几乎是同时响起,黑暗中的天花板蔓延开来地下塌。哈利从二楼下跃,在空中调换了枪口的指向,落地后继续追向目标。

腹部的伤口撕裂一样的疼,但都管不了,今天要是没成功,日后肯定麻烦不断。哈利朝着目标跑去,不时扣动扳机。

都是因为那个目标和马尔福一样是金发自己才慢了一点,不然也不应现在这样狼狈。
把目标处理结束之后哈利摸着伤口恨恨地想。
遇到白鼬和白鼬色的人肯定没好事,哈利在工作总结认真地写下,顺便用力地戳了两下纸。

——————
“德拉科,你这样下去别说追哈利了,你会单身一辈子的。”在潘西诚恳的目光下,德拉科忽然收敛起深仇大恨的表情,
“你不觉得哈利,有点特别吗?”

“你可别说他特别可爱特别好看,你再这样我会选择拒绝和你交谈。”潘西警告道。
“我是想说,他不像一个普通大学生。”
布雷斯和潘西很难得地一起沉默。

“那你是在怀疑他?真有职业精神。”潘西忽然冷哼一声,“既然不是情感问题我应该帮不了你了。”布雷斯试图开溜。

“我是认真的,”德拉科的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今天我摸到了他的手发现……”
潘西忽然不说话了,深深地看了德拉科一眼走出门,布雷斯紧随其后生怕被德拉科留下。

——tbc————

后续:(3)

求个蓝手红心关注评论。

关于枪的知识我再补补,真的了解不多。径口多大的可以打塌承重墙这个可能会是bug……
这周有点少因为我去看电影辽,下周会多一点。
拽哥真的不是坏人你们放心,后面会说哒。

评论(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