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疤头你理我一下(3)(he 中篇 沙雕向)

这章可能前面还是很沙雕的,中间部分有一点虐。
放心不虐德哈,只是讲一部分西里斯和哈利的过去。
教父子亲情向。

前文:(1)(2)

——————正文————
x年x月x日 星期一
“今天11点在教学楼A区偶遇疤头一次,他对我很凶。”
“下午5点,疤头匆匆忙忙地跑过饭堂,他的两个跟班不在,但是他躲开我跑了。”

x年x月x日 星期二
“今天没有堵到疤头。”

x年x月x日 星期三
“疤头六点左右会去学校门口的奶茶店,那里有个开摩托的男人等他。”
“天啊那个人该不会是疤头男朋友吧!疤头居然喜欢比他大那么多的,是喜欢成熟一点吗……”

x年x月x日 星期四
“今天疤头也对我一脸嫌弃,我明明也很成熟。”

“小龙——”潘西叹了口气合上德拉科的日记,学着纳西莎的口气喊着,“你真的很成熟,成熟到天天跟踪踩点去堵人,不明白情况的都以为波特欠你钱你知道吗。”

接着潘西甩甩袖子,瞪了德拉科一眼大踏步走了。留下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德拉科和布雷斯大眼瞪小眼。
“那个,德拉科,我先走……”
“不,你不想!”
深仇苦恨之中德拉科紧紧地拽住布雷斯的衣角,像个没断奶嗷嗷待哺的婴儿。

“德拉科。”布雷斯无奈,“那么多女孩子追你,你不是都应付得一套一套的吗。”他接着指了指德拉科今天收到的情书,“说实在的,我觉得波特没那么难搞,是你把人家妖魔化了。”

“我不是我没有!你都不知道疤头的情商有多低!”德拉科咬牙切齿地骂道,“不接受告白就算了,哪有人还打人的!”

“我认为所有直男差点被亲上的时候都会趋于本能地揍人。”布雷斯冷静分析。
“不!不!不!疤头他不是直男,我亲眼看见他的男朋友!亲眼!”德拉科毫无形象地哭嚎起来,“他还笑着摸疤头的头!”
“好,那有男朋友的生物会本能拒绝别的男人的亲昵……等等你说波特有男朋友?”
“对啊……”德拉科哀嚎着诉说自己那条的经历。先是怎么打听哈利的课程表,然后偷偷提前溜出门去等着哈利下课的必经之路,接着怎么一路跟踪,最后看到不该看的画面。

听完之后布雷斯一脸:你这不是活该吗?不跟踪不就没事了吗的评价,德拉科气得想打人。

“好啦,总结一下。不是波特难搞,是他有男朋友了。”布雷斯同情地拍拍德拉科肩膀,“不过这样,你就只需要和一个情敌竞争,而不是一大堆波特的迷妹。”

德拉科沉吟了一些觉得有道理,于是兴致勃勃精神焕发地企图准备planw。
布雷斯有办法吗?
没有,布雷斯也很绝望。

德拉科准备到planZ就能追到波特吗?显然布星。
生活又一次将布雷斯鸭跨,而且命运也试图扼住他的咽喉。而一切的万恶之源都指向着同一个人,德拉科.马尔福同学。
布雷斯有办法吗,没有。

——————
另一类楼外面,某位被提及有了男朋友的波特姓男子正和他的绯闻男友捧着奶茶和芒果慕斯一脸悠闲。
而且德拉科搞错了一点,西里斯不是周三准时来,而是有空就来。

如果这时德拉科在场一定含泪无语凝噎然后嘲笑一发“哟疤头你就这种品味吗?”然后心里默默和眼前的人比帅。
幸好没有,于是哈利还能悠悠闲闲地啃着芒果慕斯顺便表示这家店的慕斯真的很好吃,要给罗恩和赫敏安利一下。

“我倒是觉得,那个小姑娘不会太喜欢这种甜腻腻的东西。至于你的那位小朋友……”西里斯笑了一下。
“只是因为甜品店是约会圣地啦!”哈利没好气地打断,自己教父清秀又英俊,怎么就没有单身到如今。

“那哈利呢,回到我们之前的问题,哈利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
西里斯灰色的眼眸幽幽地看着自己的教子。

“这个问题很像家长查问孩子有没有早恋。”哈利给出了诚恳又老实的评价。
“我可不是那种刻板无聊的家长。”西里斯喝了口奶茶。
“我是迟了出现的不合格的家长。”他补充了一句。

西里斯没说错,他的到来确实迟了。
西里斯找到哈利那一年,哈利已经11岁了。因为长期被关在壁橱里,他瘦小又白皙,怎么样看都不像已经有11岁了。
那也是距离波特夫妇去世的第十年。

后来的哈利出色发挥来自父亲的天赋,西里斯看着他脸上沾着血一副若无其事拿着枪的样子,很像很像他的父亲。

可是西里斯不能把哈利当成詹姆。他知道哈利只是个缺乏童年的孩子,如果没有那次事件,他可以在父母怀抱里撒着娇长大,而不是现在,在发烧到神志不清的时候喊着已经逝去的父母。

或许在无意识的时候哈利才会有他本来该呈现出的样子。

每次讨论到家长的话题,两个人都会不约而同地沉默。

哈利其实没有责怪西里斯,他觉得西里斯已经为他做得够多了,当年的事情也不是西里斯的错。

像西里斯开着摩托接他回家,给他带不同的甜食,他觉得那样已经足够了,就像父亲一样陪伴着他,引导着他。靠着西里斯听着一路上的风声,都像第一次见到西里斯的时候他带走自己那样开心。

而且西里斯是哈利在世界上最后的亲人,真正意义上的。

西里斯站起身看了看哈利,比起11岁的时候他长高了,但因为过去的虐待没什么机会长肉,还是瘦瘦的样子。
“冷吗?”他想脱下外套给哈利,哈利摇摇头跟着站起身。

“好了,回家吧。天晚了。”西里斯揉了揉哈利乱蓬蓬的头发。
“太晚回去,卢平肯定要数落我不好好带你的。”西里斯半开玩笑地说道。
“那我会或许会给你说过个情,比如,今天的芒果慕斯真的好吃。”
哈利打了个嗝。
“所以我饱得不想回去吃饭了。”

“噗”西里斯笑出声。
“那样我不仅会被数落,而且还会被骂。”

哈利坐在摩托车上咬着奶茶的吸管,时光像一瞬间回到过往。瘦骨嶙峋的黑发小孩忐忑不安地坐在那,抱紧他教父的腰。

“你没以前那么可爱了。”西里斯叹气。
“你说什么?”哈利言下之意风有点大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车刚刚好在红灯前停下。
“我说,你以前可是会抱着我的腰奶声奶气地说,教父我困了。”
西里斯一边说一边用余光看着哈利变幻莫测的表情偷笑。

“……”哈利比较想把剩下的奶茶泼到他身上。
但是有一点西里斯没说错,哈利确实困了,最后趴在西里斯背上,就像小时候一样。

“现在也很可爱,不过还是小时候比较乖……”西里斯小声地碎碎念。
距离着西里斯和哈利的重逢已经有十年,他们又像那时候一样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彼时一切都已变化,但在这一点上又没有什么不同。

天已经完全黯淡下来,柔和的灯光照着前去的方向,也把他们的背影拖得很长。

只是他们没注意到,有一抹金发正在路旁隔着橱窗目睹着。
——tbc————
想要蓝手红心评论关注鸭!
周更选手继续坚强x
拽哥:疤头你居然有男朋友了!
哈利:我不是我没有,那个是我爸,干的。
话说台风可能不来广东了诶……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