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EC】thick fog(he 一发完 中秋贺文)

中秋贺文,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
标题源于英语报的填空
阿查爱上阿万,在一个海水汹涌的晚上……

————正文————

Charles第一次遇见Erik是在海上。
那晚的雾并不大,海水在灯光下被照亮,闪闪发光得无比清晰又模糊。
之后过了多少年,Charles都记得自己在水底捞上了一只鲨鱼。
这只鲨鱼还和他纠缠了余下的生活。

Charles还记得那只鲨鱼丢下他的时候也是没有雾的。

清清楚楚地看到海面上飞远的导弹,他躺在沙滩上,以后都没什么机会站起来了。
和煦的阳光透过椰树的阴霾,如果忽略掉什么变种人纠纷啊,导弹啊,那应该只是一个静谧美好的海滨。
不过哪有那么多如果。

“Oh,my friend.I'm sorry,but we do not.”
他对鲨鱼说。
然后那只鲨鱼就抛下他走了,顺便带走了他妹妹。
Erik觉得是Charles拒绝他在先,这人还真是太讲道理了。

之后的很多日子里,他的梦里大雾弥漫。厚厚重重的雾铺天盖地地掩埋着过去的回忆。
浓雾散尽的黎明里,Charles一次次看到Erik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带着冰冷又坚决的神采,然后像那时候一样离开他。

大概就汉克知道,Charles喝醉之后会一次次地叫着那个人的名字,捂着脸低低地哭泣着,有时候Charles更清醒一点还会骂人,接着继续喝酒醉到天昏地暗。

Hank还记得那时候一旁的玻璃上被露水沾染,模模糊糊地像一层雾,映着他模糊不清的影子,不过都没有关系,只有汉克会知道。而一切的作怂者Erik Lensherr先生,永远不得而知。
Charles已经失去得太多了。
Hank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陪在他身边而已。

要是没有那么多关于变种人,关于理念之类的事情,Charles和Erik说不定可以像以前一样去转转发射塔,下下棋。
或者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变种人,那样他们或许根本不会相遇。

又一年他们在没有雾的时节相遇。Charles见面就给了Erik一个耳光。
虽然瑞雯和汉克都不在现场目击,但事后听说传闻都无比默契地表示
“打得好,早该打了。”
这倒是把一旁的快银吓得一脸懵逼。

直到他了解了一下以前发生的事和结合一下隔壁复联什么锤基双豹盾冬。喔,这还真不算什么。

快银小朋友表示,教授和自家老爹相处十分和睦……或许是。

Charles只是扇了Erik几下,结果后面先是经历飞机家暴顺便把晕机陆生狼吓得一批,接着被Erik的体育场砸中。

可能是因为Erik那句“Goodbye ,Charles”Charles回去乖乖地让hank帮他处理伤口,没喝酒没发脾气安安静静缩成一团就睡了,到了深夜才忽然来了一句梦话。
果不其然,首先念叨的是Erik的名字,接着停顿了很久,hank都以为他要再睡过去了,Charles心平气和地补充了一句:操!

后来Hank总结了一个结论,哦教授不愧是教授,骂人都那么与众不同。

接下来Charles和Erik偶尔会见面,大部分时候是Erik又搞出了什么大新闻要Charles带着学生去平息事态,然后其他时间要不就在Charles的梦里了。

华盛顿事件之后Charles梦到Erik的次数少了很多,梳好了头发剃掉了胡子之后还是温柔的小教授。
Hank看着Charles坐在学生们之间谈笑着,阳光透着窗口映着他的蓝眼睛,美好得如同画卷。

那样就好了。Hank很欣慰。然而好了没多久天启来了。

更不好的是Erik在对面,还直接连人一起抢轮椅。是不是还应该夸他一句“哦,真是个小机灵鬼。”

habk事后左右寻思忽然觉得Erik反水应该就是Charles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Charles是世界上最了解Erik的人。唉,可是最后他们的对话又是什么鬼。

“Goodbye,Erik”
“Goodluck,professor”

前面说好的你可以让我做任何事呢?这你就走了?

hank真的觉得无发可脱,搞不懂搞不懂,睡觉睡觉。

Charles喜欢Erik,Erik也喜欢Charles,可是他们互相纠缠了几十年了,还是没有在一起。

只有学生表示教授会时不时对着棋盘发呆,每当有人表示非常乐意和教授一起下棋,Charles都是微笑着摇摇头,他能很好地掩盖他的所有负面情绪,只要他想。

——————————

这一年的秋天外面经常起雾,厚重的雾像是拂面的白纱,浮动的白雾里,隐隐约约见到建筑的顶部,模糊的树影忽远忽近。
Charles很难得地自己摇着轮椅到外面看看。
天启事件之后他时常觉得身体不适,加上忙着学校里的事,基本没时间出学校外面看看。

Hank不是很放心他到处走,不过那是Charles难得想自己出去,Hank也不好阻拦。

Charles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只有他独自慢慢摇着轮椅,孤独地去往不知何处。人群里偶然有人向他投以怜悯的目光,却唯独没人为他驻足留步。

秋风扫过落叶,Charles才想起秋天已经将近一半了。

天逐渐昏暗下来,公园里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月亮缓缓从远方的山麓里升起,鹅黄的月光在树缝里细细碎碎地散落,拼凑成斑驳又不知名的画卷。

Charles想自己该回去了,不然学生可能会担心,因为自己已经出来一天了。

幽静的小路不时传来不远处的喧闹,Charles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他靠在轮椅上缓缓神,忽然看见不远处树旁多了一个人。

两人间相隔着薄薄的雾,Charles看不清他的脸,但他无比清晰准确地叫出来“Erik”

对面的人没有回应。
Charles叹了口气,暗暗自嘲现在四十岁就出幻觉了,以后老年痴呆起来可就麻烦大了。

可借着那轮满月的光泽,Charles看见那个人向自己走近,再走近,最后脱下外套披在自己身边。
温柔得如同对待稀世珍宝。

“好久不见,查尔斯。”
他似乎思索了一回才说出这样的话。
Charles终于又一次在浓雾中看见他思念的那双眼睛,这一次不是在梦里。

月光和浮动的厚雾中,他们如同过往一样并肩而行。

————end————

想要蓝手红心评论关注鸭!
啊,疤头你理我一下今晚或者明天更。
话说新的班还一起吃月饼还贼贵的那种。我自己都不会买的……

评论(1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