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疤头你理我一下(4)(中篇,he沙雕向)

教父子组亲情向
这章会解释前面很多东西,大概。

前文:(1)   (2)    (3)

————正文————

“波特昨天搭他男朋友的车走了。”
“哦。”布雷斯叹了口气,“这是你至今第二十次提起。”
“可是波特昨天搭他男朋友的车走了。”德拉科不依不饶。
“……”布雷斯不明白他前一句话和后一句话有什么本质区别。

“我是不是得提醒你,这样的行为在情侣之间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事了,马尔福先生。”潘西深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骂人的冲动,扯出一个典型斯莱特林假笑。

德拉科一脸地深仇苦恨拂袖而去,留下弱小的布雷斯和不弱小的潘西。

潘西看着德拉科走远才来了一句:“你也觉得,那个男人是波特男朋友?”

“谁知道呢?”布雷斯翻了翻白眼,“我倒喜欢就是,让德拉科彻底死心。”一副最好哈利波特本人马上结婚,无论对象是谁都无所畏的态度。

“哼,他倒是不会死心。说什么任务观察接近波特。”潘西冷哼起来,“就他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怂。”布雷斯点点头作出认同状,“他对任务还是很上心的。”布雷斯给出相对公允的评价。

“哼。”潘西的脸黑了下来。
“而且他去追波特这件事已经很勇敢了对不对。”布雷斯不怕死地继续说,看着潘西的样子忽然心生恐惧想要住口。
“是,是,布雷斯,看不出你还挺维护他啊。你是不是还要褒奖他恋爱工作两不误,简直是个道德模范。”潘西停顿了一下,布雷斯才刚刚歇口气。

“你说他勇敢?”潘西忽然拔高音量,就差用指甲糊布雷斯一脸。“开玩笑的吧,布雷斯。他要是勇敢,那就应该在波特那个什么男朋友面前强吻波特。”此言一出,吓得布雷斯一个哆嗦,差点没站稳。

“再说了,”潘西似乎对布雷斯的反应十分不满,“听我说,波特那个 ,根本不是什么男朋友。”
“哦?何以见得?”布雷斯显然不希望事实站在潘西这边,兴致缺缺地应付了一句。“那是因为,女人的直觉。”潘西颇为得意地宣告她的理由,像是向全世界宣告她的伟大胜利,大踏步走出门去追上德拉科。

“……”布雷斯目送潘西的背影再一次选择沉默,哦,随便谁都好,赶紧找个人和德拉科谈恋爱吧,不要让他老是波特波特地嚷嚷了。

然后神明听到了布雷斯的愿望,真的有人和德拉科谈恋爱了,但是不幸的是,这个人就是哈利波特。更加不幸的是,德拉科不再整天波特咋样咋样了,而是选择简单粗暴地带着哈利到处秀恩爱。
当然这是后话了,起码暂时,布雷斯还没完全感受到命运如此黑暗这过于真实的状况。

————————
晨光透着厚重的帘幕,勉强地渡入后只有微弱的色彩。哈利伸起手,似乎想抓住那些游离到他身侧的光芒,最后徒劳地垂下手。
“再睡一会吧,还早着”西里斯抚摸着哈利乱蓬蓬的黑发,他刚刚差点交出了詹姆的名字,还好及时把到嘴的话咽回去。

“不了,睡醒了就睡不回去了。”哈利闷闷地裹着被子,难得的假日,他不用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虽然说他是完全自愿甚至有一点乐在其中),但是他的生物钟完全没给他赖床的机会,因此他也感受不了罗恩说的那种“睡到中午十二点起来的快乐。”(虽然罗恩隆重介绍完在床上偷懒是一件如此美妙的事情后遭到赫敏的攻击并严肃警告他不要教坏哈利。)

事实上赫敏的担心有点多余,哈利从小就过惯了一早起来被各种使唤的生活,在西里斯把他带走之后也有各种锻炼,西里斯宠他是一回事,他自律又是另一回事。后面兼顾学业和任务,赖床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但是赫敏坚信坏习惯非常容易养成,哈利只要赖床那么个五六次就会爱上这种感觉并完美掌握技巧。所以罗恩还是名正言顺地被打。

西里斯咧嘴笑了,“那接下来哈利想怎么过呢,”他眨眨眼睛,“比如和他的教父谈论一下学校生活,在我们难得都有空的情况下。”
“在此之前,我更乐意去做早餐,让我们都填饱肚子。”哈利坐起身,“今天想吃什么啊,小——天狼星。”语气活像一样哄孩子的贤妻良母。

“你做的我都吃的。”西里斯立刻入戏,“温柔善良的Harry妈妈。”
“我妈确实温柔善良。”哈利随手拿起一本书向西里斯砸过去,走出卧室。
“你这样确实只像个孩子。”听完了一切的卢平叹叹气,“顺便,哈利还真的是在照顾你。”
西里斯没有否认,“我做的菜是不能吃的。至于如果哈利不想继续做饭。”他停顿了几秒,让卢平会以为西里斯说些“那我要认真学做饭”之类让他安心的言论,结果只听到了一句“我们可以叫份外卖。”

卢平叹了口气走到厨房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哈利的,“不用那么苛责他的。”哈利背对着卢平忽然说。“无论是作为教父还是作为一个职业杀//手,我觉得西里斯都做得很好了。”
卢平笑了笑不再说话,其实他也很期待哈利做的早餐。

“我觉得有必要让泰迪跟哈利学习一下做饭。”西里斯一脸义正辞严,这句话仿佛是:有必要让泰迪跟哈利学学近战。
“从娃娃抓起吗?”哈利轻笑了一下,“那某个大人更应该以身作则,好好先学习一个做饭,不要营造不良风气。”卢平瞥了一眼西里斯。

西里斯则装出一副“我哪里敢说话”的样子,把餐盘里的最后一个培根放到哈利面前,接着快速离开餐桌。

“还真是……”卢平摇摇头笑了笑,“算了,我也觉得泰迪有学做饭的必要。顺便我很好奇,”他回过头看了看走上楼的西里斯,“以后哪有姑娘可以嫁给你那么幸运呢。”
“呃,他可能不是一个姑娘?”哈利没打算说出这句,他怕吓到卢平之前,西里斯先刨根问底要把自己身边的有可能的雄性逐个埋起来。他有十分充分的分析西里斯很乐意那么去做。

“还没有吗?”西里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了过来,“我们之前也探讨过这个问题吧,哈利。”
“呃……”哈利想起自己关于我爸把到我妈的言论,脑海中忽然闪过德拉科的脸。
“或许,有吧……”他艰难地开口,立刻就后悔了,果不其然,西里斯和卢平都一脸好奇宝宝的表情。

“教父,教授。”哈利耸了耸肩,“其实……”
“哈利,不论你喜欢怎样的女孩子我们都支持你的。”西里斯把手按在他肩上。
“我不是我没有……”哈利心里苦,自己想到的根本不是女孩子,停一停,他也不喜欢那个高傲的马尔福。哈利在心里自我暗示。

“好了好了。”卢平看着哈利害羞得耳根都跟着红起来的样子。“我相信哈利的品味差不多哪去。”
“那你最好不要相信我有什么品味。”哈利在心里咕噜。

“那接下来难得的休闲周末,哈利想怎么度过呢?”西里斯敲了敲桌子,“我想……教父子的周末时间?”哈利笑了起来。可是出门的时候他又忽然想,马尔福那个白孔雀,周末会去干什么呢。
不知不觉,今天他第三次想起德拉科。

————tbc————

后文:(5)
求红心蓝手关注评论鸭,我真的想要评论1551
下一章激情白学(并不会)
德拉科:震惊!舅舅居然和我告白对象拉手手?!其原因居然是……
哈利:因为那个我教父,德拉科你是不是找打!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