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Mr.Potter and Mr. Malfoy(国庆贺文,he,一发完)

战后,治愈向。(其实是沙雕文风)
治疗师拽×傲罗哈
大概有番外

马尔福先生因为某种原因丢失了一部分记忆,但他常常想起读书时的死对头波特先生,直到他们又一次相遇…

————正文————

波特先生又一次遇见了马尔福先生,不过他躺着,浑身是伤,而马尔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他又一次在马尔福面前一面狼狈。

梅林啊!哈利心里苦但是哈利不能说。

还好那只白鼬看了他几眼就走了。似乎停都没停一下。

大概全世界都知道马尔福先生和波特先生不对盘,在他们都就读于霍格沃兹的时候,日常闹个天昏地暗,拼个你死我活,要不是条件限制,他们大概早就按着对方的脑洞往墙上撞——喔,差点忘了他们是巫师,应该是互相拿着魔杖甩恶咒。

啊,一切的万恶之源起因呢,据说是因为波特先生没有握住德拉科先生的手,在他们一年级的时候。
这个故事也侧面告诉我们,不要惹一个宇宙无敌记仇的幼稚鬼,还是一个,会假扮成摄魂怪的幼稚鬼。
天知道哈利对摄魂怪或者对马尔福这两种生物到底哪个心理阴影面积更大。而罗恩表示如果他是哈利,他选择后者。

马尔福活该发际线位移,哈利摸着自己浓密的黑发幸灾乐祸地想。

但是有些故事也是不为人知的,不过某位当事人给了另一位当事人一个一忘皆空,而前者的朋友对老友的举措极力反对,后者没了那些记忆看起来逍遥自在,还是以前的相处模式。
某位不愿意透露性命的女士表示:还好她的好友对她和另一位十分愿意姓名的男士十分信任,没连他们一起送个一忘皆空。

哦嚯,药丸。

之后波特先生就很久很久没见到马尔福先生了,他每次喝醉了说起太好啦,德拉科烦了我七年再也不会烦着我啦。表现得欢天喜地,甚至想找韦斯莱笑话商店买个烟花放放,敲锣打鼓庆祝一下。

罗恩则颇有深意地拍拍哈利肩膀说:哥们你开心就好,要我给你找个对象吗,你看我妹妹金妮怎么样,她从小崇拜你而且人也漂亮,这样我们就真的是一家人了balabala。
引来一边没喝醉的赫敏投以“妈的智障”的神色,然后在内心恳切地求求梅林让这个傻子住嘴。
罗恩这辈子是情商都用在了赫敏身上,大概。赫敏不知道该感动还是无奈。
唉,收到罗恩的格兰杰都感动得哭了。

————————
哈利看着那团模糊的金发离远了,叹了口气摸索着找到旁边桌子上的眼镜戴上。

他坐起身看了看旁边的壁炉,刚站起身,两腿一软又坐了回去。浑身乏力的感觉让他放弃了偷偷溜回去的想法,但是哈利.风雨无阻尽职尽责五好傲罗.波特真的十分惦记他办公桌上的工作报告。
梅林啊,无论谁都好,如果能把那份表给我带来……
哈利百无聊赖地盯着圣芒戈白得让人难受的天花板祈愿,然后梅林听到了他的心愿,让赫敏推开了门,满脸怒容的那种。

哈利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缩回被窝里,活像被家长抓包没做完作业偷偷打游戏的学生。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嗨,赫敏,今天天气真好。”
“是,是。”赫敏在打人的边缘反复横条,她冷笑了一声,“哈利,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你想下床。”“……”“而且你现在还偷偷往壁炉的方向看。”赫敏一针见血地补充。
“……我不是我没有。”哈利怂得一批。赫敏黑着脸不说话,来来回回看了他十几次,才递过一份资料,“我猜你想要的,好好休息。”

她走到门口忽然又转过头,“或许在这,你会遇到他…”
“赫敏,”哈利忽然打断赫敏的话,“如果是这样,我想我得赶紧走。”
“哈利,你不能总是逃避。”赫敏认真地看着他碧绿的眼睛,“已经不是那样了…我想我的魔咒在那时候,已经掌握得很好了。”哈利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滋味。

“总之,要是你偷偷溜出去,我会叫罗恩揍你的。”赫敏出言威胁。
“我知错了……”哈利认怂。“哦,错在哪呢?”
赫敏微笑地叉腰,看着在病床上的好友。“我不应该一个人去应付那些食死徒,不应该不提前和大家商量,不应该……”哈利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赫敏的脸色,那样子跟他读书时偷偷和罗恩抄赫敏的作业没啥本质区别。
“你知错了,但你不改。意见接受,行动依旧,对吧哈利。”赫敏摇摇头关上了哈利病房的房门。

什么?前面说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好友,那当然是格兰芬多万事通,不然还能是谁呢。
叫人无发可脱。

哈利波特十分不开心,带着其他傲罗进去也没什么用只会徒增损失,睁眼看到不想看的人,现在还被好友数落,哦哦,最重要的是他还不能偷偷溜出去——其实也可以,只要赫敏不发现。
“其实你见到他明明挺开心的啊。”心底有个声音怯怯地说。
“我见到谁开心了,那只白鼬,算了吧”哈利简直想骂人,他怀疑自己受伤伤到脑子了。
可是他的心底真的有那么一丝丝的开心,真的,就一点点。
果然白鼬是世界上最惹人烦恼的动物,哈利愤愤地拿起工作报告,才发现手变没有羽毛笔,“羽毛笔飞过来——”他尝试了一下无杖魔法,没有反应,想拿自己的魔杖变一根,才看到自己的魔杖被赫敏不知何时拿走了。
梅林到底是没理解好他的愿望,哈利闷闷地躺回床上。

然而梅林再一次听到了他的愿望,这一次门被推开,哈利加快语速来了一句“羽毛笔飞过来。”一只羽毛笔来到哈利手边他才补充一句“抱歉借用一下。”
真当他准备高高兴兴写报告时,抬头一看门口的人,金发,浅灰色的眼睛,还长得和他的死对头一模一样,意义不明地盯着自己。
生活就像巧克力,你永远都猜不到下一口的味道。

“呃……德……马尔福,我用完立刻还你。”哈利语速飞快地补充,结果德拉科只是看了他一样,“圣人波特,那么就不见,现在你已经羽毛笔都没有了吗?”
“当然不是,谁稀罕你的羽毛笔!”哈利出口就后悔了,他现在确实很需要羽毛笔,前提是谁都好,那只笔不能是德拉科的。
“算了,”德拉科摆摆手,“救世主脑子不正常我早就了解过了,那只笔给你吧。”
该死的马尔福!哈利在心里骂道,死白鼬就是死白鼬,永远那么讨厌。

第二天哈利喝下德拉科送来的魔药差点吐出来之后,他选择的不是在心里咒骂,而是直接出声骂人。
“马尔福你是想毒死我对吧!”哈利一边咳嗽一边骂道,这是什么恐怖的味道,哈利发誓,就算是斯内普想杀他,也不至于做出这个味道的毒液。

“这是针对你的身体最合适的魔药。”德拉科扫了他一眼,“我哪里敢对救世主做什么,如果救世主大人觉得已经没事,就可以走了。”
尽管马尔福让人很不爽,魔药很难喝,但是没什么比能出院更让哈利高兴,他就差站在对角巷中央高歌一曲。

但是高兴不能高兴得太过,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是哈利波特先生身上是完美的例子,接着他被分配到和德拉科搭档任务。

到底是谁分配的,梅林啊!他俩有仇不是尽人皆知的吗,谁说他俩最懂黑魔法的,哈利说他学的是黑魔法防御啊!
哈利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在内心嘟嘟噜噜地把能骂的都骂完了。
嘴上没法笑嘻嘻,心里肯定要妈卖批。
尤其可恨的是那只白鼬一副“和救世主一起工作很辛苦的”“格兰芬多蠢狮子会影响我的智力的”样子,哈利简直气得咬牙切齿。他简直想成立一个打爆白鼬协会,并且坚信他的好兄弟罗恩会第一个加入。

哈利闷闷地坐着,和德拉科尴尬对视。曾经在学校里面幼稚又无聊的掐架,还有德拉科后面说的那些话,再到现在坐在他面前阴晴不定的德拉科,哈利除了觉得心烦以外还是心烦。
他想起临出去之前赫敏的话,“哈利,别这样。或许这是一个机会呢。”

可是还有什么机会,就算曾经那个雪貂说着有多喜欢,或许他们日后可以手拉手一路上说说笑笑,或许可以搞出些惊天动地的大新闻,或许可以花式秀恩爱惹得罗恩沉默赫敏落泪,但都没有……最后哈利前往禁林之前,德拉科紧紧地抱着哈利,他说一定要平安回来。
换来哈利用魔杖轻轻点着他的头说,
一忘皆空。

哈利现在都没忘记自己是怎样颤抖地拿着那根带着德拉科指间余温是的山檀木魔杖,念出结束一切的咒语。语气轻柔得像往日说情话一样。
他不知道德拉科会不会原谅自己,不过都没关系了,忘记这一切对谁来说都是好事,日后的哈利每每想起那件事都这样自我安慰。

现在他要直面现实了,德拉科就坐在他面前,只会怼他不会像以前那样温柔对他的那种。
这口大锅要扣在伏地魔身上的,不过他已经给哈利打没了,现在也没法恶狠狠地揪着他的袍子说“你个混账还我温柔男朋友!”
最大受害者哈利波特先生没有办法。

————————
其实马尔福先生经常梦到波特先生。梦到他们在恋爱。醒来德拉科都会吓一跳觉得自己脑子出了问题,但他确实对哈利有着不一样的感觉,他说不清楚。只是再见面的时候波特先生装睡不想理人,他也不想讽刺一个刚醒的伤患就假装没看到了。

波特这样讨厌自己吗?
德拉科觉得哈利躲他的态度让人觉得费解又奇怪。两人在霍格沃兹的互怼时光是尽人皆知,但那时候哈利也没有刻意躲他,最多是他挑衅的时候骂回去。现在高高在上的救世主至于这样对他吗?

接连几天的共处调查哈利都是这种完全不想理他的态度,比如现在,哈利就坐在他对面,垂着眼一言不发,德拉科觉得自己十分有必要提醒一下哈利他文件拿反了。
“波特,你的文件……”德拉科忽然发现哈利已经坐直睡着了,德拉科叹了口气摘下哈利的眼镜,哈利的眼袋下有很明显的乌青,脸色也苍白得不正常。德拉科忽然觉得他或许不应该接受魔法部那什么见鬼的任务,直接把哈利塞回圣芒戈。

德拉科悄悄走到哈利办公室,听见哈利用半梦半醒的语调说道“跟我去一下广场,有些东西要问问你……”
“是,是,圣人波特真会使唤人。”德拉科下意识地开口讽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时悄悄看了看哈利,哈利似乎没注意到他说了什么,靠着椅子昏昏沉沉地又睡过去了。

————————
哈利睡醒的时候天完全黑了,他伸了伸懒腰坐直。黯淡的光透着玻璃滤在地上,才看清旁边还站了另一个人。
德拉科坐在旁边捧着茶,“那么,救世主可以带我去广场了吗?”
“啊?”哈利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引来德拉科一个疤头你怕不是睡傻了的嫌弃眼神。

哈利没再说话,他有点烦躁地抓起德拉科的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幻影移形走了。

格里莫广场12号很安静,除了哈利以外没有常驻人口。而哈利也不算,他最多是偶然难得的休假回来看看,对着积尘的地方挥舞魔杖来个清洁一新。
睡个觉接着第二天继续回魔法部。
“这里的家养小精灵呢?”德拉科环顾四周都没看到那种熟悉的生物,“在霍格沃兹了。”哈利走上二楼,德拉科紧紧跟着他。

哈利的房间陈设很简单,桌子上几乎什么都没放着,只有一个小小的盒子,似乎被混淆咒改变了原来的颜色。
在自己房间里面至于吗?德拉科觉得有些奇怪。
好奇心驱动着德拉科去打开那个盒子,里面他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四年级做的那个勋章,
现在德拉科看到那个东西都不禁想笑。
接下来他又看到一堆的纸鹤,并不止他三年级折的那只,还有很多,纸鹤在盒子里互相拥挤蹦蹦跳跳,似乎想爬上德拉科的手板。

“要喝茶吗?”哈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门边,德拉科慌忙关上盒子,“偷看别人的东西这么有趣吗,马尔福。”哈利的语调很平静,但是凭借认识多年的经验,德拉科知道哈利没准下一秒把手里的茶泼他脸上。
“波特,我……”德拉科莫名地开始害怕起来,手足无措“你出去。”
哈利几乎是强塞地把茶按进德拉科手里,一把推了他走,砰地关上门。

德拉科没看到哈利转身之后,差点哭出来的样子。
那天的事情也没什么实际性讨论结果,哈利送德拉科出门连再见都没说,但不欢而散这个词实在不妥,因为他们重逢以来就没啥好高兴的。

“兄弟,你今天看着特别低落,是不是那只白鼬惹到你了?”罗恩问到,完全无视赫敏一直在用手肘碰他叫他住口。
“没什么。”哈利勉强笑了笑,“确实不愉快,也没办法,不过很快能解决了。”只有赫敏不说话,只是盯着哈利看。

哈利确实找到能很快解决的办法,不过说出来赫敏肯定不给他这样干。德拉科到底是在黑魔法方面知识渊博,他有很多赫敏没法看到的藏书。

——————
大清早,哈利正准备出门,德拉科就已经在他家门前等着。
“你想干嘛,”哈利没好气地瞪着德拉科。“对不起,我不该……”德拉科小声地道歉。
“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哈利似乎看都不想再多看他一样。
“今天你是要去解决那个东西是吧!”德拉科忽然抓住哈利的衣袖,“你是不是想在我幻影移形的时候让我少块肉。”哈利没好气地甩开德拉科。

“我要跟你去。”德拉科不肯放手,“随便你吧。”哈利又一次简单粗暴地抓起德拉科幻影移形。

————————
“确实是在这,”德拉科用魔杖敲了敲那堵墙,“待会搞不好塌下来砸死你。”哈利没好气地用四分五裂打碎周围的障碍,开始着手破坏中心的黑魔法,德拉科只能在一边看着。
低低的念咒声忽然响起,角落一道钻心咒打出,“小心!”德拉科话未说完,哈利已经已经躲开顺便回了躲在暗处的食死徒一记神锋无影。
藏匿在四面八方的食死徒忽然都涌出,魔杖对准站在中心的德拉科和哈利。

“快跑!”哈利推了德拉科一把堪堪地躲过一道扑面而来的绿光,德拉科举起魔杖用钻心咒打中一个迎面扑来的食死徒,“不走!”德拉科吼得比哈利还大声。
“处理黑魔法是你的责任,现在食死徒不关你事,快走!”哈利刚拽过德拉科,又是一道索命咒。

“我走了你这个蠢疤头呢!”德拉科看见哈利转身的片刻,手臂被刀砍咒划出一大道伤口,鲜血淋漓。
他早就该想到,那个什么危险黑魔法肯定周围有食死徒啊!
“不用你管。”哈利发现这个黑魔法阵中使用不出幻影移形。刚刚尝试失败之后只给了扑上来的食死徒更多可乘之机。

德拉科也应付得不轻松,他毕竟很久很久没动手打架,基本是哈利在危险时推开他,没东躲西闪几下就气喘吁吁。
但他不想走,不想再一次像一年级的时候那样丢下哈利,直觉告诉他,再丢这么一次,他以后都再见不到哈利了。
两人几乎是一边打一边后退,在德拉科靠近刚来时候见到那堵墙的时候内心忽然咯噔一下,哈利那句“待会砸死你”忽然涌上心动,还没让他多想,又是一道恶咒扑来,他听见哈利对着面前的食死徒喊了句“速速禁锢!昏昏倒地!”背后的墙猛然在一声粉身碎骨中下塌。时间像是慢了下来,没来得及思考,德拉科猛地把哈利护在身下喊盔甲护身。
疼痛到来的那个刹那德拉科似乎见到了很多画面,凌乱又破碎地,像梦里一样。哈利挽着他的手,他环着哈利的腰,在黑湖边,在禁林里,在各种各样的地方亲吻,又似乎看到哈利用魔杖对着他念出了什么。

接着就是哈利用魔杖指着他念出了一句咒语,下一刻浑身鲜血地倒在他身边,一动不动。而德拉科毫发无损。
“波特!波特!”德拉科抱起哈利,手忙脚乱地给他施治愈咒。哈利本来已经闭上眼了,听见德拉科的声音才慢慢张开眼,嘴一张一合地似乎想说什么,德拉科凑近听,听见哈利一边咳血一边艰难地讲完一句“我的魔咒还是学得很好的。”
“谁想知道你的魔咒学得好不好了!”德拉科想知道谁发明的伤害转移咒。
哈利只记得那天德拉科紧紧抱着他,害怕的表情像那时候他要离开去找伏地魔。

哈利一直没醒,失血过多让他浑身发冷。赫敏看着失魂落魄的德拉科忽然间叫道,“马尔福,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
德拉科都想起来了,包括和哈利在校恋爱的时候,包括后来哈利给他的一忘皆空,可能因为那根魔杖是他的,施咒产生了排斥,所以他才能想起来。德拉科忽然很感谢冬青木魔杖出了问题,不让他估计还会不明不白地被男朋友躲着。

哈利醒的时候看见德拉科趴在他床边睡着了,“要是你还是我男朋友该多好。”哈利摸了摸德拉科的金发,谁知道这下德拉科忽然抓住哈利的手,“我们还没分手,你现在还是我的。”
“那有效期呢?”哈利坐起来,“当然是到永远啊!波特傻宝宝。”德拉科紧紧地抱着他的男朋友亲了上去。他的男朋友也抱住了他给他一个回吻。

“虽然我男朋友不愿意握我的手,以前还打我,还给我施一忘皆空,但他现在是我的。你们都没有哈哈哈哈哈。”——by德拉科.十分骄傲.马尔福
————end——————
想要蓝手红心评论关注鸭!
那个魔咒是我瞎编的,不要当真x
国庆快乐喔www,虽然我不快乐我居然在漫展前长痘,好难受……

评论(9)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