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疤头你理我一下(5)(中篇沙雕向 he)

教父子组亲情向。
这章有伪白学
潘西大预言家上线

前文:  (1)    (2)   (3)  (4)

————正文———

哈利拉着西里斯走在街上,西里斯则会注意哈利的目光,哈利看向的东西是不是热切的目光他能清晰地分辨得出,然后适时地爽快付钱。

“很和谐的教父子相处模式。”观察过几次他们出门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悠闲逛街的卢平给出肯定评价。
“我觉得西里斯会把哈利宠坏。”某次罗恩看着哈利提着满满一袋甜食回来之后给出评价,换来赫敏一个“别想着和哈利抢吃的警告。”
    最后哈利还是把甜食拿出来和格兰芬多的朋友们愉快分享,但赫敏拒绝食用,她义正辞严地指出食用甜食对健康的危害和食用甜食会使人发胖,特别是现在是晚上——她说的时候,基本全程盯着罗恩,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你抢哈利吃的不道德的隐性观点。“为什么不说说哈利,他也在吃啊。”
罗恩很委屈,他的女朋友几乎不责备他的好兄弟,哦当然哈利作死受伤的时候不算,那会儿赫敏骂得比谁都凶。
“因为哈利太瘦了!”赫敏给出完美答案后果断把最后一个蛋挞塞进哈利手里,对着罗恩伤心的眼神扬长而去。
哈利最后还是把手里的蛋挞投喂罗恩,但罗恩严词拒绝怕赫敏要杀了自己,从此倒是再也不敢问哈利拿西里斯送的甜食。

但德拉科送来的待遇就完全不同了,哈利会扯着处处透露嫌弃气息的假笑,把他们全数塞进罗恩手里,作为挨过饿的人不接受浪费食物,这是哈利的理由。
罗恩:可是兄弟,这是那只白鼬……
哈利:没关系的,赶紧吃吧。
罗恩:恩,真香。
听说自己辛辛苦苦做了那么久的巧克力都被韦斯莱那只黄鼠狼吃了,德拉科完全发不出声音。

要是可以,德拉科真的想整一个“除了哈利以外的人吃了都会被成狗”的咒语,但这里是麻瓜世界,魔咒?不存在的。再说真的变成狗,像小天狼星那种也能轻轻松松地咬断他的喉咙。

德拉科.马尔福今天也很头大,潘西教育他,想要打动别人单单送巧克力是远远不够的,德拉科一拍大腿会意了说,喔,还要送别的礼物。

他想,送给疤头,那个不识好歹,品味奇葩的疤头,肯定要自己亲手来挑,与总不同的礼物才行,毕竟自己对波特的了解可是非常之深的。他得意扬扬地想的时候,丝毫没注意到潘西那凝视弱智的目光。

“小龙,”德拉科对上潘西那饱含杀意的目光,“你再一次波特波特个不停,我就永远不会对你追他的事情发表任何见解。”她扯出一个斯莱特林式的假笑,“永远。”
“这个月新出的口红……”德拉科漫不经心地说,似乎只是问问你觉得今天饭堂吃什么那样的简单话题。

潘西气得差点咬碎自己的牙,黑着脸沉默闭嘴。
“德拉科——”她一字一顿地回应,咬牙切齿地诅咒道:你迟早会见到波特牵着别人的手,就在你面前走过!!

德拉科当时还不以为意,切,疤头坐着他男朋友的车我都见过了。
小场面,不用慌。
大场面,慌也没用。

于是回到开头,潘西.大预言家.帕金森的话完美应验。转过拐角的德拉科尴尬地看着哈利有说有笑地拉着小天狼星走过去,直到眼神相对的时候气氛忽然凝固。

“哟,波特。”德拉科正准备把满肚子的讽刺之词淋漓尽致地倾洒而出,待到他挑剔的看着哈利身高高大男人的时候忽然像哑了一样,定定地站着一动不动。

“舅…舅?”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声带是如何震动去发问的。
“你的朋友?”小天狼星似乎不想理德拉科,只是有点好奇地问问哈利。
“不,只是同学。”哈利撇撇嘴,谁和那只白鼬是朋友啊。

德拉科现在说不出“给你买礼物啊蠢疤头”这种话了,他觉得小天狼星可以直接把他一巴掌拍进地里,丝毫不念及他们有什么亲戚关系,再说,在小天狼星离开布莱克家族的时候,他就已经不会念及了,更何况德拉科是一个马尔福。

“那如果马尔福先生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哈利扯着小天狼星的衣角,没等德拉科反应过来,就已经扬长而去。

————————
“不是说给波特买礼物吗,怎么回来的那么早…啊,德拉科你咋回事啊。”潘西的目光从自己的指甲移向德拉科,两手空空,失魂落魄。

“疤头的男朋友是我舅舅……”德拉科像是中了摄魂咒一样喃喃自语,吓得角落的布莱斯在德拉科看到他之前摸摸退出战场。

“明明是我先来的,认识波特也好,想追波特也好,都是我先的!”“停一下,你怎么知道是你先的,说不定人家早你个十年八年呢?”潘西白了德拉科一眼。

“再说了,你舅舅又怎么了。”潘西张开手指细细地涂抹了起来,“难不成你真的觉得,那是波特男朋友?”她嗤笑了一声,“波特真的没说错,你就是个白痴。”

没给德拉科再开口喊天哭地的机会,潘西接着说道,“你说波特有男朋友之后,我还特意挑了个时间观察,看见韦斯莱和格兰杰一起的时候问道:‘波特是去陪男朋友了吗,怎么没跟你们一起?’
你猜猜接着发生了什么,韦斯莱不加思索地回了一句‘哈利才没有男朋友。’所以啊德拉科——”她做总结性补充,“少点无聊的猜测,多点实际行动吧。我看波特就根本没有开窍。”

————————
“马尔福那只白鼬是你外甥吗,”哈利似乎有点好奇,“应该是。”小天狼星歪歪头,“不过我离开那很久了,你知道的。”哈利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小天狼星倒是无所畏地摆摆手,“话说回来,那小子没有欺负你吧。”
“他对我的态度很奇怪。”哈利思索了很久才这样回答。他怕说出德拉科在追他会出现命案。
“奇怪?”小天狼星轻笑了一下,“我估计他也是干着和我们一样的事情呢 ”他放低了声音,“你知道的,哈利,同类总会更容易感知同类。同类也更容易排斥同类。小心为好,哈利。毕竟现在我们和他们的关系……”西里斯忽然又沉默下去。

“所以我讨厌他。”哈利轻描淡写地说着,用力咬了咬吸管。西里斯只是笑了笑,“马尔福家的花孔雀,确实都让人讨厌。”他附和道。

他们坐在广场的摇椅上,午后灿烂的阳光平铺在阴影之外,偶然的微风拂过阳光的波澜。觅食的鸽子慵懒地煽动翅膀,似乎在等待他们留下的食物。

哈利似乎有些疲惫,他合上眼靠着西里斯,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

“那小子看你的眼神,倒有点像以前詹姆看莉莉的时候啊……”西里斯的声音轻地像能被风吹开,哈利半梦半醒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
————tbc————

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关注啊(这人真是超不要脸x)

下一章差不多互揭身份了,这样哈利就可以和拽哥正式合作啦。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