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论纸鹤的正确用法(甜,一发完)

过年了真开心。
战后,已婚有娃设定
大概是和睡前故事以及Mr.Potter and Mr.Malfoy一个系列的产物。每天都想写温温馨馨的德哈一家鸭。
斯科皮视觉向。
依旧讲述论教育的重要性。

同系列产物: (Mr.potter and Mr.Malfoy)         (睡前故事)  (马尔福先生的人生大危机)   斯科皮不想回家     哈利波特与马天龙  

————正文————
父亲教给我的第一个魔法,就是让纸鹤啊花朵啊一类东西飞向别人。这只是一个无杖魔法,我都记不住名字。
但父亲似乎觉得他很重要。他不教阿不思。理由是阿不思和爸爸长得太像。

这是什么奇怪的理由,我觉得父亲是偏心,所以我当然是选择偷偷教会阿不思。
在我的再三逼问下,父亲含糊其词地说,这个东西在他追爸爸的漫漫长路上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原来如此!父亲还说这是斯莱特林的示爱方式,我都拿小本本记下了了。

于是在某一天,阿不思将手里的花朵吹向隔壁邻居的小女孩,在旁边目睹一切的爸爸忽然露出河鳝得不能再河鳝的笑意走向父亲。
“马尔福先生。”他咬重字音,“解释一下如何?”

“哎呀闯祸了。”我暗叫不好,仿佛已经预见今晚睡书房的父亲,一个人弱小无助又可怜的样子了。
为了不让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情我和阿不思还是得遭殃。)我清清喉咙引起爸爸的注意“是我教阿不思的!爸爸。”

于是我注意到爸爸的脸又黑了几分。爸爸依旧笑得如春风和煦,“那小蝎子,又是谁教你的呢?”他盯着旁边的父亲,一字一顿地问道“自,学,成,才,吗?”

我忽然想起,爸爸是个傲罗…接着我又想起,爸爸还是个首席傲罗。虽然爸爸有时候真的很迟钝,但有的事情又确实明察秋毫。这本来值得骄傲的事情,但现在,我更倾向于恐惧。

“呃,嗯…爸爸你听我说……”我开始慌了啊我搞砸了父亲会不会扣我这个月的零花钱啊,我还想去韦斯莱笑话商店买好玩的给阿不思——作为之前我弄哭了他的赔礼。

为什么要弄哭他?因为想看他那双和爸爸很像的绿眼睛泪眼婆娑的样子,多美啊!弄哭爸爸就算了,第一我没那个能耐,第二估计父亲会亲儿子都活剥。作为一个未来的斯莱特林,我还是要审度时势,在活着的基础上尽量满足自己的心愿。

这才不叫作死。
听赫敏阿姨说父亲和爸爸的往事,他那个才叫作死啊,我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爸爸。”阿不思忽然很认真地看着爸爸,“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用这个魔法……”他拿出绝活了,眼眶红红眼泪汪汪地望着爸爸,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
然后呢,爸爸肯定是心软啦。就没再追究下去。

可是那天父亲都很忐忑不安,我猜是他肯定以前干过什么坏事,怕爸爸想起来。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我在心里把他狠狠嘲笑一番,同时又隐隐约约担忧,要不要去问问赫敏阿姨?反正我已经偷看过很多次了,操作起来应该问题不大。偷偷拿走爸爸的隐形衣,然后对着壁炉用飞路粉就可以去赫敏阿姨那里,绝对不对被发现。

下午爸爸又被什么烦人的临时会议支开了,这时父亲忽然一把揪住我,“小蝎子,帮忙做件事。”
好吧,我知道我不能拒绝的,毕竟今天的事我也有一部分的锅。

帮完父亲的忙以后我们在等爸爸回家,一直等啊等啊,阿不思都困得要睡着了,我只能抱着他在一边。

在我都快和阿不思一起睡着的时候,终于听见了壁炉那边有响声,爸爸的动作很轻,似乎是怕吵醒我们。

爸爸千万别因为太累倒头就睡啊,我在心里祈祷,看了看父亲,他也一脸紧张,应该担心的是同一件事吧。

月光透着窗户照过来,我看见父亲对我做了约定的暗号。

爸爸似乎往我们这边走了!我轻轻摇醒阿不思,顺便擦了擦他的口水。

昏暗中我确定爸爸已经走过来了,父亲举起魔杖念出尝试了很多很多遍的咒语。刹那间,客厅里亮了起来,像无数飞鸟上下盘旋,洁白地光华柔柔地照亮了爸爸的眼睛。
(为了这个骚包的咒语效果父亲还和我讨论了好久是怎样最好看。)

我和阿不思都准备就绪,向爸爸吹了一只纸鹤。爸爸只是一脸懵逼地看着我们。

接着父亲身边一串串的纸鹤蹦蹦跳跳地来到父亲身边开始唱歌。
“我从一年级就喜欢上你啦,怎么我们从五年级才开始交往呢。我的心意都那么明显啦疤头你真的很迟钝啊。”
(那么傻的示爱方式谁会知道啊,了解父亲黑历史的我默默吐槽。)

“还记得吗在禁林里为你提灯,除了提灯别的我也愿意啊。”
(还好说,赫敏阿姨说父亲这个怂包后面丢下爸爸。)

“疤头是只有我能叫的嘛,其实我爱惨了你啦包括那道愚蠢的疤。”
(表白也不忘diss一下别人,这很马尔福,等等我也是马尔福……)

“怎么当初不肯握住我的手呢,虽然后来我们可以手牵手啦,嘿嘿。”
“德拉科——”爸爸的耳根都跟着红起来了。

“破特我真的很喜欢你啊,读书的时候我就想娶你回家,你怎么就不懂啊。”
(天天去欺负别人谁会懂啊!父亲是白痴吗!)

“为了你我可以天天做只白鼬,可是你却喜欢别的神奇动物。”
(这段是什么梗,我怎么不知道。记下来,明天就问问赫敏阿姨。)

“要是你也是斯莱特林就好啦,我们可以一起打魁地奇。其实打球的时候我只是想近距离多看看你啊。”
(哇,太没有比赛道德了吧!!不爱金飞贼只爱对面找球手吗,父亲这样说出来会被打的。)

“当初做勋章都是不想你参加火焰杯啊,格兰芬多的傻狮子到底明不明白啊。”
“可是你真的很恶劣,当时。”爸爸嘟起嘴。

“你到底知不知道的呀,我真的很讨厌那群缠着你的女生。什么喜欢救世主啊,救世主早就是我的啦。”
“什么早就是你的嘛。”爸爸嘟嘟囔囔地说着,但眼角都是笑意。

“后来你离开啦,但我每天都在想你,每天都在担心你。想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肯定有啊,不吃赫敏也会逼我吃的。”爸爸反驳道。

“就算后来你让我一忘皆空,我是很生气的啦。不过现在我都想起来了,我们都在一起了,我就要尽力保护你呀。”

“谁要你保护了。白痴白鼬。”爸爸虽然这样说,但还是紧紧抱住父亲,父亲亲了亲爸爸,“我以后都不会忘记的啦。德拉科马尔福最喜欢哈利波特!”
他最后那句话像是某种深思熟虑的宣言。

“哼,谁知道你个白鼬脑袋哪天会犯傻。最喜欢,还有别的喜欢吗?”爸爸歪歪头看着。
“犯傻了也永远只喜欢你一个啊。只有一个,所以是最啦。”

于是我拉着阿不思默默回房间,今晚估计是没人来讲睡前故事了。

————end————
想要红心蓝手评论和关注鸭。

评论(9)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