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马尔福先生的人生大危机(甜 一发完)

继续是drarry家不正经家庭教育系列
战后,德哈已婚有娃设定。
同系列产物:(论纸鹤的正确用法)   (睡前故事)  婚前故事:(Mr.potter and Mr,malfoy)  哈利波特与马天龙   斯科皮不想回家

又名:爸爸说过给我们做芒果慕斯的。

拽哥:哈利亲亲我知错了但我真的不想改。

舍友生日请吃芒果慕斯,猴猴吃啊,真香。

————正文————

马尔福先生最近很头秃,虽然他本来就挺秃的。

这件事和他本来一向聪明伶俐的儿子斯科皮马尔福有关。
在一个风和日丽,阳光灿烂的早上,本来是温馨的早起环节,然鹅……

“斯科皮,以后要留和我一样的长发吗?”马尔福先生打量着眼前的金发男孩,顺便重点盯了盯他的发际线,唉,自己像这孩子一样大的时候,发量可是非常充足的,用发胶把头发都抹到脑后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斯科皮透着镜子看了看父亲,从中肯的角度评价,他老爹的颜值绝对是顶级的,但那飘高的发际线…即使留了长发也是遮不了的。

“我又不和你一样秃。”斯科皮到场补刀。看着德拉科瞬间沉下来的脸色,他决定把话说完,“毕竟我可是有遗传麻麻的发量浓密的。”

接着他就在德拉科眼皮底下,以瞬雷不及眼耳之速蹦下椅子,麻利地躲避开德拉科要拽他头发的魔爪,熟练地翻出窗户跳进花园,东窜西跳不知所踪了。

寒风吹拂树叶凋零,吾儿的背叛伤透了我的心。
马尔福先生看着蹦蹦跳跳的斯科皮马尔福远去的背影,就差含泪无语凝噎。

好巧不巧,门口站着的人把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马尔福。”哈利一开口,马尔福先生就知道害怕了 因为只有哈利生气了才会用这种称呼。
“刚刚斯科皮和你说了什么?”哈利温和地笑了下。“具体地说,他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我知错了。”马尔福先生赶紧低头认错,贯彻认怂第一要义。“但是你不改,而且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的,马尔福先生。”
哈利忽然切换赫敏训斥模式,似乎不顾及德拉科可怜楚楚成白鼬的表情。
冷漠无情地提起了阿不思忽然把花吹向邻居小孩的事情。

“那明明是斯科皮那个小兔崽子的锅……”德拉科暗暗叫苦,试图甩锅。“可是我亲爱的马尔福先生,”波特先生扯出一个斯莱特林式的讽刺假笑,(德拉科一直坚信分院帽应该坚定地,公允地把他的小狮子分到斯莱特林,这样他们应该能一年级就顺利拍拖拖谈恋爱而不是拖了那该死的几年。)

“那么又是谁教会斯科皮.马尔福先生这个魔法的呢,我好像还没追究吧。”波特先生眯起眼睛,歪歪头盯着马尔福先生。
“……”马尔福先生警觉他对波特先生真的没辙,各种各样的事情上都是。

“哈利…那个…你要不要,早餐喝个南瓜汁?”马尔福先生确信他现在的样子足够人畜无害。

“哼。”哈利脸色似乎缓和了一下,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把马尔福先生呛死。“我要回魔法部了。你就和孩子们好好享受父慈子孝的周末时光吧。”

在德拉科还在纠结父慈子孝这是什么秋张教给哈利的中国成语之前,哈利已经披上了傲罗制服,在壁炉前撒了一把飞路粉,马尔福举着魔杖想吹散他的飞路粉,但都已经晚了一步。

“嗷……”他泄气地坐下来,没有哈利在,德拉科可不想现场表演厨房大爆炸,现在也没有家养小精灵在,于是他选择熟练地拿起麻瓜手机,给一家人订了一天的外卖。

家里是有烤箱的,也是有其他电器的,但是目前德拉科会用的种种都不包括厨房里的。即使他魔药学得如何优秀,但在做饭方面,都会被哈利无情地赶出厨房,在斯科皮幸灾乐祸和阿不思深表同情的目光里走得远远。

波特先生真的想打人,天知道为啥马尔福先生好端端一个学霸,对操作麻瓜洗衣机,麻瓜电视,麻瓜手机这一类都操作得十分熟练,但在厨房里的表现,就跟波特先生当年的魔药课表现如出一辙,不,应该说更“胜”一筹,过犹不及。
总之在某一次自己加班回来看到那精彩非凡的场景的马尔福先生做饭场景,哈利决定用禁咒永远杜绝任何马尔福进入厨房的可能性,永远。

但为了防止德拉科和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饿死(主要是怕两个孩子饿,德拉科的话他吃魔药也能吃饱的。)哈利教会了德拉科叫外卖,阿不思和斯科皮也给予热烈支持,试问除了爱美怕胖的女孩子以外,哪个小孩不喜欢高热量高油脂的食品呢。

但在两个熊孩子对外卖抱以热烈支持以后,哈利回家做饭的次数反而多了。德拉科很高兴,于是私底下又奖励了两个小孩。

最终既尝到哈利的优秀手艺又跟德拉科出去胡吃海喝的最终收益者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和斯科皮.马尔福表示吃真的很快乐。

“阿不思,我觉得今天麻麻不会回来了。”斯科皮忧心忡忡地捧着茶杯,“为什么?”阿不思一边在桌子底下晃着腿,一边叉起眼前的煎蛋往嘴里送。

“你没有发现吗!老爸叫的是一天量三人份的外卖!”此言一出,吓得桌底下晃腿的阿不思一下踢到了斯科皮,斯科皮手顺势抖了一下,赶紧用德拉科的山檀木魔杖对桌面来了个清洁一新,再神定气闲地往杯子里加牛奶。

“可是爸爸说了今晚会给我们做芒果蛋糕的。”阿不思还是没习惯叫哈利麻麻,这时他一听就不干了,绿眼睛黯淡下去,就差放声大哭。
“诶,或许,他晚上会回来?”斯科皮赶紧哄回去,要是阿不思哭了起来,德拉科绝对要他好看的,鉴于上次经历过于惨痛,斯科皮还不想来第二次。

马尔福先生很头大,因为他的丈夫波特先生现在不在家,孩子一个因为没得吃芒果慕斯要哭要闹,另一个…正在用“都是你的错”的眼神愤愤地看着他,然后来了句惊世骇俗的话“父亲,你会做芒果慕斯吗?”
“我进不了厨房。”马尔福先生咬牙切齿地回答,“你们要吃芒果慕斯的外卖吗。”他确信他的表情一定是温和慈祥里带着狰狞。

“不——”谁知道斯科皮和阿不思异口同声地反驳,“爸爸做的和外卖不一样的。”
马尔福先生觉得自己人生迎来了一个名为不会做饭导致的重大危机。

————————
“哈利,你真的还不回去吗?”赫敏看了眼还在和埋头苦干的好友,“早点回去吧。”
“不,德拉科那只白鼬太让人生气了。”哈利翻了个白眼,“他居然教斯科皮叫我妈妈。”

“噗。”一旁的罗恩笑出声,哈利转头看看罗恩,“兄弟,你明天的巧克力泡芙没有了。”
“我知错了。”“不,你不知道!今天德拉科也是这么说的。”哈利没好气地摆摆手。

“哈利,阿不思说想吃芒果慕斯,你答应过他的。”赫敏搬出德拉科跟她说过的终极武器。果然这下,哈利就放下羽毛笔,“喔…确实。”

“哇!你太棒了赫敏!”看着哈利走后,罗恩忽然想起什么,“能不能跟哈利说说巧克力泡芙…”
“不能,因为你不该吃。”

————————
这一天的阿不思和斯科皮如愿以偿吃到了心心念念的芒果慕斯,然后左右投喂他们的麻麻,哦不爸爸。留下孤孤单单的马尔福先生,终于破例得以进入厨房——进去收拾盘子。

在马尔福先生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和老婆时候,哈利忽然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在马尔福先生凑近的时候猛地亲他一口,“好吃吗?”哈利歪着头舔了舔嘴角的慕斯。

“谢谢款待,非常美味。”马尔福先生也在舔舔舌头,回味着口腔里的甜味。

看来马尔福先生的大人生危机已经完美解决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想要红心蓝手关注评论鸭!
想要吃芒果慕斯,不想减肥了……

评论(9)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