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给阿不思的信(甜,一发完)

战后已婚带娃
Harry给小阿不思写家书
救世主:我很嫌弃你爹但是我爱他。

同系列产物:    (睡前故事)        (论纸鹤的正确用法)      (马尔福先生的人生大危机)       (斯科皮不想回家)      (哈利波特与马天龙)  

婚前故事:(Mr. potter and Mr. Malfoy)

————正文————
“阿不思,我亲爱的孩子。
首先,恭喜你和斯科皮入学顺利。出发前你就问我,自己要是分到了斯莱特林怎么办,从斯科皮的信来看,你似乎对这样的结果不太满意。

我曾经提过你中间名的来源,其实除了斯内普教授以外,别忘了你们的父亲也是一位斯莱特林。他虽然不像斯内普教授一样勇敢,但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了的人。
当然啦,最喜欢的人也包括你和斯科皮,赫敏罗恩他们。

或许现在你看的的父亲做的都是些平常又普通的事情,很多时候都只是日常在照顾你们,像麻瓜居家好男人一样带娃做饭。不像赫敏都当上魔法部部长啦,不过我还是要说,他这个圣芒戈院长在工作上可不比赫敏差喔。就像你们生病时喝的魔药,味道都还不错对不对,要知道他改良之前的魔药的味道…那种东西不是单单用难喝可以形容的,我希望你和斯科皮都永远不要尝试。

你们的父亲确实有过怂得不行的黑历史,相信潘西阿姨都跟你们说了不少了 比如一年级在禁林里丢下我,(不过最后还是搬来救兵),又比如一直窝着藏着不告白,后来他说:这是斯莱特林独特的爱恋方式。(这个你千万别学啊。最后他难能可贵地告白还得感谢你的潘西阿姨。)

但他为了我,在那个精神错乱的黑魔王手下为凤凰社做间谍,当着他那个疯疯癫癫的食死徒姨妈的面拒绝指认我。甚至我最后干掉那个切片狂魔时候用的,还是他的魔杖。”

“哇对比一下他以前那个只会说“我要告诉我爸爸。”的样子,简直勇敢得可以赤手空拳去面对摄魂怪。

不过现在回想他以前又怂又拽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啊!实话说我还想过悄悄给他灌减龄药剂,但赫敏提醒我,他一闻就闻出来了,更别说喝下去。

说到魔药,我觉得我的魔药学基因是没有问题的,你父亲的魔药基因更加是非常优秀。
所以你要好好学魔药啊,别让你父亲有机会嘲笑“又是一个巨怪一样的波特。”

其实我和你父亲算是五年级的时候在一起吧,他硬是要说四年级,那就算四年级吧。

三年级的时候他给我传过一个纸鹤,还是在课上。所以那时候我见到你给别人吹花花才凶他,毕竟按他的说法,那算你们斯莱特林的祖传撩妹方法?
啊不过你也被分到斯莱特林,看来斯科皮教你真的是没教错的。

一二年级的时候我每个学期末都会遇上那个没鼻子的切片狂魔,那时候在医疗翼睡醒旁边的礼物肯定有一个很斯莱特林风格的。后来才知道都是他送的。

二年级因为我被发现是个蛇佬腔,加上各种事情到处人心惶惶,只有他还天不怕地不怕地处处堵我,斯莱特林也是可以很勇敢的嘛。

我该不该夸他没把礼物盒都隐藏学院属性非常勇敢?估计是他受不了格兰芬多那种色调,哪怕是要送死对头的东西哈哈哈哈哈。”

那时候我觉得他这个人怎么那么讨厌,处处都烦着我。到哪都遇到他,后来他得意扬扬地告诉我真相,因为他掌握了我的课程表还有研究过我去礼堂的行进路线。

用麻瓜的话来说不就是跟踪//狂吗!他为什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但这也是一直特别的关注吧。

可能现在和你说这些都太早了吧,如果看不懂就暂时忘记吧,日后你也会遇到很喜欢很喜欢的人,那样就一定会明白的。

想想他用欠揍的语气叫着“Potter”,我现在还觉得挺可爱的,虽然当时我除了想揍他还是想揍他,你千万别学。

四年级的时候我的名字都投进了火焰杯,不得已参赛。他做了针对我的勋章,很多人都带上了,反倒他没有,还说这样让我对他别具好感而且能退赛。
(结果是我没有退赛,但后来还是对他有了好感,起码是满足了一半的愿望。)

四年级时候的圣诞舞会,我喝得醉醺醺的,醒过来发现我躺在他怀抱里还披着他的衣服,后来赫敏告诉我,我喝多了以后就吐了他一身。他一副嫌弃又见了鬼的样子但居然没推开,在众目睽睽下把我领走了。

唉总之我太丢人了,你能理解一个格兰芬多第二个穿着斯莱特林长袍从地窖里出来的场景吗。
哦是的,阿不思,我差点忘了,你不能。因为你也是斯莱特林。

我衷心期望詹姆和莉莉能成为格兰芬多,(当然并不是说你成为斯莱特林不好。)不然一家子就我一个格兰芬多,下次你父亲要开声批评我“愚蠢,鲁莽,一个十足的格兰芬多”的时候没人给我反驳,这不知道这句话是跟谁学的,斯内普教授吗?

总之那样之后我和他终于没有见面就甩恶咒没有互相指着骂啦。但是肯定说不上友好的,最多就微妙地尴尬。
这时候你的潘西阿姨才发挥她的超强作用,录下了你父亲每天叨念“波特”的句子然后威胁他,要是不自己主动告白就把这些录音流传出去。
(我猜是你父亲真的烦到一个地步才把人家逼成这样的。)

于是,后来听赫敏说,她也惨痛地失去了最新的口红。但是她给你父亲建言献策又赚回来了。
你看看,斯莱特林的女人啊。

但是四年级并没有成,还是那个切片狂魔的事情,让我开始躲着别人。这个原因你父亲应该跟你们说过的。

五年级终于算是水到渠成正式在一起了,这还得谢谢摄魂怪。因为那种讨厌的生物我在麻瓜界使用了呼神护卫,然后魔法部要审判我什么之类的,他别别扭扭地关心(虽然听起来就是讽刺。)终于在帕金森的各类威胁和不断怂恿下成功投递情书,我也一眼就认出来啦,那个华丽的花体字,还有那个看字都像自带语音的“Potter”。我本来是不想答应的,因为他真的讨厌,后来还是稀里糊涂答应了,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

他真的很勇敢啦,要知道那时候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关系可是很坏很坏的,他这样搞不好不仅要被格兰芬多嘲笑,斯莱特林也估计会觉得他丢人吧。

五年级六年级我都失去了很重要的人,我还记得我颤抖哽咽着哭不出声的时候,他紧紧地抱着我不愿意撒手。后来校长的死虽然说是自己的选择,你父亲那时候已经迫于形势为凤凰社做间谍了,但他终归不能下手。

我其实穿着隐形衣就在旁边,却连安抚他都不能做到。

他也不知道,我在对他用出神锋无影的时候有多不情愿和难过。但我们都知道是做戏,他想要换得伏地魔的信任必需付出代价,到头来还是我偷偷溜去看他的时候,他摸着我的手说没关系。

以前我总会特别不愿意提及以前的人和事,我始终觉得是我的错才造成这样。但是你父亲告诉我,我没有错,错在于加害者。
我后来重新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特别特别难受,每晚都在恶梦里面惊醒,他会抱着我一遍遍像哄小孩一样安慰我,我知道我又在梦里一遍遍念叨亡者的名字,里面也有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师长。可以说,他一样也很难受,但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安抚我。
虽然说他哄人睡觉的水平还不如无梦魔药,但是他真的很温柔。

他有段时间去外国讲学,临走前还给我留了一只白鼬玩具,说抱着白鼬就像抱着他一样。
谁要抱着他了,真是个白痴白鼬。再说了白鼬玩具哪有他那么可爱。

说了这么多,斯莱特林里面也有很多勇敢又温柔的人,就像你的父亲。

好了,我亲爱的阿不思。我相信你能成为一个出色优秀的斯莱特林,提前预祝你过得顺利吧。”

————————

哈利停下笔折好了信,猫头鹰扇扇翅膀消失在夜色里。一切又归于平静。

他坐了半晌,门口忽然有了响声。
“我回来了,哈利”哈利信里提到的人已经走近他身边,轻轻抱住多日未见的人。
“欢迎回来,德拉科。”他们在此刻的沉静中,交换了一个温柔又恒长的吻。

——————
“咦?是爸爸的信耶。”金色的脑袋凑过来,“恩。”阿不思把信递给他,“你看吧。”

斯科皮看完之后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面无表情地叠好了信,
“晚安,阿不思。”他已经不想对信给予任何评价了。
说好的安慰阿不思,怎么又成了塞狗粮,爸爸变了!变得和他爹一个德行了!
斯科皮心很累。

————end————
想要红心蓝手鸭关注评论鸭!
段考退了一百多名,还有哭哭啼啼的舍友,真实心烦一个星期了…

评论(6)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