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a beautiful dream(甜,一发完)

德拉科掉进了一个洞,洞里面是很多很多的小哈利……
其实是关于一个斯科皮出来挨打的故事。

同系列产物:(马尔福先生的人生大危机)   (论纸鹤的正确用法)  (斯科皮不想回家)   (给阿不思的信)   (哈利波特与马天龙)  (睡前故事)  (Mr.potter and Mr.Malfoy)

——————正文——————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白鼬德拉科.马尔福带领着他的白鼬大军,浩浩荡荡地走到河堤边散步。

一阵风吹过,河水忽然上涨,瞬间淹没了堤坝,气势汹汹地涌向德拉科。
不会游泳的白鼬吓得四处逃窜,德拉科在奔跑的时候一脚踩空掉了下去。
他吱吱地惨叫了几声,接着就发不出声音了。

在幽暗的洞里没有亮光,但他感觉到被很多目光注视着。

完了,这些东西是要把我做成红烧白鼬还是水煮白鼬,虽然我觉得清蒸最原汁原味,希望他们不是喜欢刺身或者生吞活啵,毕竟这种死法很不斯莱特林。
德拉科在瑟瑟发抖时胡思乱想。

等等斯莱特林?我不只是一个白鼬吗?喔不对我是一个巫师才对。
德拉科脑子混乱得如同一片浆糊,乱哄哄地。他觉得他的恐惧都快要实体化了。

“别害怕啊,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更不会吃掉你,噗。”另一个相同的声音从相反的方向传来,这下直接把德拉科吓懵逼了。
等等,这个声音有点耳熟,而且很好听。很像某个他朝夕惦记的人的声音。

角落里亮起光芒,德拉科眯起眼睛适应了一会才看得见,一群黑发碧眼的人乖巧地围着他做成一圈。
“哈利?”德拉科说了一个他也不知道意义何在的名字。

“他知道我们的名字!”穿着红色巫师袍的哈利看起来只有德拉科的胸口高。
“恩。”他身边穿着绿色巫师袍的哈利扶了扶眼镜,不以为意。

他们身后穿着长袍的教授哈利轻笑了一下,没有做声,旁边站着的傲罗哈利用好奇的绿眼睛来来回回打量着德拉科。骑着飞天扫帚的哈利手里的金飞贼又跑了出去,停在德拉科手边,他抬头冲德拉科露出抱歉的笑容。
太可爱了吧!这是德拉科脑子里唯一仅存的想法。

德拉科又一次陷入记忆混乱,他刚刚还只是一个白鼬,现在脑海里却涌现出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回忆,在霍格沃兹里面,黑发绿眼的巫师…
这种乱糟糟的感觉让他觉得头疼欲裂。

“你怎么啦。”他身后的治疗师哈利凑近来摸了摸他。

“我可能是……有点激动?”德拉科已经口不择言了。
“是吗?”站在一边穿着睡衣的哈利笑了一下,“那要不先休息休息,冷静冷静?”

还没等他回应,哈利们都散开了,留下德拉科一个,但德拉科感受到,哈利们都在角落偷偷看他。

“他长得真好看。”
一只哈利小声说道。
“也就有一点好看吧”
另一只哈利说道。
“他灰蓝色的眼睛真的很温柔的感觉。”
“他的金发也很温柔。”

德拉科还想听下去,但他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的光照进洞口的时候,德拉科接着洞口的积水照照自己,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从一只白鼬变成了一个金发少年。

“早上好啊,德拉科。”穿着红色巫师袍的哈利凑近在他身边。

其实德拉科觉得这身红色有点蠢,而且让他有点不高兴,但是这只哈利绿萤萤的眼睛看着他,让人觉得可爱又温柔。

“你的眼睛很好看。”德拉科把脸凑得更加近了。那只哈利的脸刷得红了,慌慌张张地退后,一溜烟地跑了。

太可爱了吧!德拉科又一次感叹起来,这个世界上竟有这样好看的人。

穿着绿色巫师袍的哈利远远地打量着德拉科,穿着睡衣的哈利给他端上早餐,饿了一天的德拉科狼吞虎咽地嚼了起来,“一点都不顾及斯莱特林的礼仪。”绿袍的哈利瞥了德拉科一眼,径直地走开了。

“你别介意。那孩子是这样的。”教授哈利对着面露尴尬的德拉科笑了笑,“其实那孩子,非常喜欢你呢。”

“我才不喜欢蠢白鼬。”哈利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似乎还带着慌乱。

“这里是天堂吧。”德拉科看着眼前一堆堆的哈利囔囔自语起来,事实上,他现在确实幸福得如同置身天国。

“巫师可不相信上帝喔。”天生会摄神取念的哈利站在一旁笑了起来。

“好啦,不要这样,他会害羞的。”傲罗哈利眨眨眼睛。“抱歉抱歉,总是控制不好啊。”他挠了挠头,乱糟糟的黑发更乱了。

“你要学会控制才行,不然会把他吓跑的。”教授哈利摊开手里的魔法典集,“我知道错啦…”哈利露出委屈,低下头难受的样子就差哭出来了。

“诶,诶你别哭啊。”德拉科一把抱住眼前的哈利,“我我我不会被吓跑的。”他第一次试图安慰人,现在已经语无伦次了。

“真的吗?”哇地哭出声眼泪模糊的哈利抬起头看着他,“真的!肯定不走!”德拉科点头如鸡啄米。

其他哈利都凑过来抱住了德拉科,“不走不走!”德拉科一边哄着怀抱里的一边还在试图抱住更多的哈利。
似乎没注意到怀抱里的哈利用唇语对着外围的哈利作出一个“成功了”的口型。

正当德拉科觉得自己已经到达天国了的时候,他高兴得想放声高歌一波。他忽然想起什么,但接着都没多管,昏昏沉沉眼前一黑又睡过去了。

——————————
德拉科睁开眼,忽然发现是一个梦,自己正躺在马尔福庄园的床上。
就在他准备失落悲伤的时候,忽然床边出现了一只小哈利,跟他梦里的一模一样。

原来不是梦吗!!德拉科腾地坐起来两眼放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眼前的哈利忽然放声大笑起来,撕掉了头上的伤疤贴纸,笑声大得如同杠铃。
在德拉科懵逼的注视下,那种“小哈利”蹦蹦跳跳地跑出房门,“爸爸你真的该看看刚刚父亲的反应!斯科皮说得没错。他刚刚还真的把我当成小时候的你啦……”

接着传来哈利不大高兴的声音“你父亲昨天才出差回来,都叫你们别打扰他休息了,快吃早餐吧。”

耳尖的德拉科听到了“斯科皮”三个字立刻就知道咋回事了。

气势汹汹地下楼准备抓住斯科皮,而机智的斯科皮已经卷起盘子里最后一块培根,尽管嘴里塞满食物却用清晰的声音对着壁炉喊出“陋居!”

阿不思.参与作恶.西弗勒斯.知错不改.波特则笑眯眯地问道“父亲,昨晚睡得好吗。”
“睡得很好。还做了一个美梦。”德拉科拉着一旁的哈利亲了一口,“现在我不生气了,不过,建议斯科皮暂时先别回来,不然有他好看的。”

————end————

想要红心蓝手评论关注鸭!
莫得去看毒液我真实哭泣了。
好难过啊1551

评论(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