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霍格沃兹记事

开放性结局(偏he)
战后,一个Draco又一次遇见了Harry的故事。

————正文————

“他会回来的。”
所有人都信誓旦旦又笃定地说着,但也心知肚明着可能的渺茫。
对啊,那些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不过是一个对奉于神坛上的传说抱着臆想,当他们靠近真相而赤裸裸地直面一切的时候,都会选择不愿相信。
                                            “啊————”
然而,当在一片黑暗之中,德拉科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个游离的人影,借着微弱的光,他清晰地看到那个人的脸之后,德拉科.马尔福发出了附近的画像都听到的震耳欲聋的尖叫。

“干嘛呢马尔福?”黑暗中的人影幽幽地逼近。“又不是你把我害死的,这么怕我干嘛。”

“哈利波特死了。”
这次不是黑魔王说的,因为黑魔王也死了。
预言说他们中的一个注定要杀死另一个,结果有点偏差,他们两个都没活下来。

不过不同还是有的,黑魔王灰飞烟灭,哈利波特被留在了画像里,永远受着后人的瞻仰,他的生平(虽然也只有短短17年)都被著成了书。甚至有人相信他没有死,只有去了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这样的人包括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马尔福有个秘密。
他喜欢了他的死对头哈利波特七年了。
然后呢,然后哈利波特就死了,跟他的纠缠一生的宿敌一起。

“喔,要是我能和他一起死多好。”德拉科在那时忽然冒出这种想法。
可是现在看着眼前忽然冒出来哈利波特,德拉科.马尔福只觉得吓得懵逼。

“波……波,特,波特,你不是已经……”德拉科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抖,
“对啊,我已经死啦。”黑暗中的人咯咯地笑了起来。

月光又转向一个方向幽幽地射在地上,照亮了德拉科眼前的一片。他这才看见走廊的尽头空无一人,只有一副新挂上去的画像,画像里的黑发少年带着眼镜,正对他歪着头笑。

“接着到我问你了,马尔福,大晚上地出来干什么呢?”哈利笑眯眯地把身体探出画框,“是跟格兰芬多学了吗?”

“波特,我可不记得你以前的话那么多。”德拉科退了一步,目光却不曾从哈利身上移开。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哈利又凑近了一下。

“……”德拉科没有回答,迟疑了一下之后,他匆忙转身就跑,不顾身后哈利咯咯咯咯的笑声。

“死疤头…”德拉科躺在床上还恨恨地骂道。
“人都死了,你还骂个屁。”隔壁床的布莱斯翻了个身,含含糊糊地回答道。

德拉科忽然涌现出要掐死自己舍友的想法,第一次。

往后德拉科很多次都有意无意地经过那条幽暗的走廊,画像里的哈利也不停歇地变着法子吓他。

“这样真的很好玩吗!你有空怎么不去找找格兰杰和红毛韦斯莱。”德拉科气势汹汹地骂道。

“这个嘛,赫敏要和罗恩一起谈恋爱啊。打扰别人谈恋爱是会秃头的喔。”画像里的哈利摸了摸自己浓密的黑发。

“…你信不信我立刻把你改秃……”德拉科恨恨地拿出魔杖。
“我当然信啊。”哈利歪歪头,“不过那样你估计会被抓起魔法部。当然啦,你特别想去的话,我也不打算阻拦你喔。”

“……”德拉科又一次沉默收场,狼狈离开。

“很好玩吗?”一旁的画像看着德拉科远去的背影后问道。

“什么嘛,我只是个画像。”哈利答非所问。
“你明明是很喜欢看到他的,为什么要把他气走呢。”画像低低地问道。

“真正的哈利波特已经死了,谁知道他喜欢谁呢。我只是一个画像。”画像里的哈利眨眨眼,“晚安,教授。”

“晚安。”一旁的画像也安静了。

第二天德拉科没来,但第三天又出现了。“愚蠢,”德拉科走后,斯内普的画像撇了撇嘴,“这种巨怪行为真是愚蠢至极。”

“好了好了斯内普教授,大家都是画像,不要那么严肃嘛。”哈利笑嘻嘻地凑过去,被斯内普一下躲开。

“回到你的位置,波特。”斯内普冷冷地白了他一眼。哈利吐吐舌头不再出声,一夜无话。

有一晚德拉科喝醉了,哈利看见他跌跌撞撞地走到自己面前,骂骂咧咧地说着,“波特你怎么就死得那么早,你们格兰芬多不是都生命力顽强的吗。”

“这个你要问那个没鼻子的秃头。”哈利皱了皱眉头,似乎他可以问到德拉科身上的酒味。

德拉科没理他,继续骂骂咧咧地哭着,“波特,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喜欢很久了。”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哈利摸摸鼻子如实地承认。
“但是我还没有机会让你知道我喜欢你,你就已经不在了……”德拉科的声音低下去,开始细细地抽噎。

“好啦好啦,我在这里。”哈利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德拉科。“别哭了,回去睡觉吧。”

“我不!”德拉科忽然反应又大了起来,“天一亮你又只是一个画像了,我就见不到你了。”
“我一直都只是一个画像啊……”哈利没说出口,只是默默叹气。

一片昏暗与寂静之中,只听见角落里画像的叹息声和德拉科低低的抽噎声。
透明的幽灵紧紧拥抱着他,天边已经泛起一丝鱼肚白。

“你会回来的吗?”泪眼婆娑的德拉科看着哈利问道。“恩,我会回来的。”哈利轻轻地抱住他。

从那晚以后,德拉科就再也没有去过那条走廊。

——————————
圣诞节舞会,德拉科没有和别人跳舞,在天文台坐着。一切的喧嚣和热闹,似乎都和他再无关系。

“我回来了。”背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在那一刻斑斓璀璨的星空下,他们从前没有握住的手终于握在一起了。

————end————
求蓝手红心关注和评论鸭!
基友说比较偏向开放性,主要看想象吧x
其实我觉得哈利是真的回来的还是拽哥的幻觉,最起码他们是相爱的(背锅盖就跑)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