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论喜欢和讨厌(一发完,he)


战后,除老伏外全员存活
关于德拉科是怎么辛辛苦苦地追到他的别扭男友的。
存在于我美好幻想的产物,大概。

————正文————
德拉科马尔福爱哈利波特,不仅仅是喜欢那么简单,是很爱很爱。

不然也不用关注了他整整七年,收集关于他一点一点的事情。掌握他所有的行进路线以便多点制作“偶遇”。

也不用在他那个疯疯癫癫的姨妈面前拒绝指认哈利波特,偷偷留下地牢的钥匙,放任哈利把他的朋友们救走。

也不用在最后决战中在没鼻子的切片狂魔面前给哈利波特丢魔杖,也不用拼死拼活救他的亲友。

安安全全躲起来也好啊,又怂又害怕的德拉科事后每次都感叹自己被那些巨怪格兰芬多传染了。

事实上他也完全这么干,但他没有,都是因为他爱哈利波特。

“你都不知道被格兰芬多传染了有多恐怖!”事后德拉科马尔福先生一本正经地向布莱斯和潘西倾诉。

潘西露出一个看弱智的表情,脸上写满了嫌弃。布莱斯直截了当地问“那你也会传染我们吗?”神色惊恐地带着潘西离开。

留下德拉科马尔福先生伫立在原地随秋风去含泪无语凝噎。

“我想追哈利波特。”
“你想追谁就追谁”潘西白了德拉科一眼,老娘追你这么多年现在你在我面前说要追别人,滚吧大猪蹄子。

一秒后她忽然尖叫出声,“等等,你要追哈利波特?”接着整个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是一阵长久的沉默,空气听了地只想安静。

“换个目标吧,不可能的。”布莱斯语重心长地拍拍好朋友的肩膀。“凭借波特为你出庭作证,你被推上战争英雄的位置,很多人会喜欢你的。”

“我们不是要重读七年级吗,一年的时间。”德拉科信心满满,斗志昂扬。“而且波特愿意为我作证,说明他对我有好感嘛!”

“……你也知道他是圣人波特。”布莱斯不忍吐槽“为你作证这件事对他来说只是常规操作吧。我可不认为你们的关系好到可以告白。”可是德拉科不想听,甚至布莱斯和潘西看到了实体化的粉红气泡。
能搞定一个人要首先从他的家长开始,哈利•波特的爹妈早就不在了,至于他的麻瓜亲戚大可以不用管。

现在唯一要斗智斗勇的人…好吧还真不是唯一那么简单,最难搞的人无疑是小天狼星•布莱克,“说不定他其实是吃白鼬的,你好自为之吧。”布莱斯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露出一个“你加油吧。”的表情。

“那就从卢平教授开始…”德拉科想想自己的前前前黑魔法防御教授温文尔雅,应该还是讲道理的,
“只要他没有当场气到变狼,你的生命安全就估计是得到保障了。”潘西摊手。德拉科脑补了大狼月下追白鼬的精彩画面,默默打了个寒颤。

“至于铁三角,我觉得你想都不要想。先不要提韦斯莱有多讨厌你,格兰杰估计也压根也不会帮你的。再说了韦斯莱家的那个女孩子还一直都喜欢波特。”

潘西伸出手来端详自己的指甲,看似漫不经心地回应,眼光偷偷扫向德拉科,满意地欣赏了一番德拉科一脸被锤了的表情。

搞不定亲友那就搞定他的胃在先,德拉科把作战计划书翻得哗哗作响,

“小龙傻了。”潘西摇头叹息,“是的,而且傻还会传染。”布莱斯同样十分忧愁,于是他们在见证德拉科引导一场回到宇宙之初的混沌状态的厨房之前火速逃离现场。

鬼知道德拉科要搞出什么飞机,有万全之策的布莱斯甚至连万一德拉科逼他试吃,他就搬出秋张说过的那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然后聪明的布莱斯并没有遭殃,遭殃的人直接成了马尔福家的家养小精灵,看着他露出想吐的表情说好好吃,真是叫人含泪无语凝。

最后在潘西•善解人意•温和善良•体察他人•帕金森女士的强烈要求下,德拉科•马尔福咬了一口自己做的那团不知名妆的有机物一口,然后毫不犹豫地吐了出来,换来了潘西好戏的目光。

“要是你真的把这个送给波特,我敢保证他立刻对你的好感掉到负数。”潘西带着悲怜的语气劝阻道,转身准备离开,“最新的口红,你想要的,全部。”德拉科对着潘西远去的背影一字一顿的说道,“嗯?”潘西果然停住脚步,“帮我追波特。”德拉科一字一顿地咬牙切齿起来。

“行啊,成交。”不用看都知道潘西现在笑得多开心,德拉科在心里暗骂这该死的潘西,这该死的波特。

哈利波特先生最近很烦,按道理来讲,现在伏老头凉都凉了,其他人也没事,小天狼星也得以洗脱冤情,虽然还有些食死徒在逍遥法外,但是毕竟影响不大。至于他很烦的原因,起源于德拉科•马尔福先生。

很意外地,哈利波特并不讨厌德拉科马尔福,这个事情只有他知道。

这个万恶之源,一有空就在他身边出现,转来转去个没完,“马尔福你要是病了,我很乐意送你去圣芒戈。”哈利秉承着同学友好相处的理念真诚建议,

“我可轮不到要圣人波特照顾。”德拉科欠揍地摆摆手,“还有啊波特,你才应该去圣芒戈检查一下你的巨怪大脑好吗,我来找你当然是…”那句“给你表白啊”德拉科最后强忍着噎了回去,看得一边的潘西和布莱斯连连摇头。

“你这么怂的人是怎么做到在黑魔王面前给波特扔魔杖的……”潘西觉得很神奇,

“那情况不一样,我忽然觉得随便给波特告白他会拒绝。”德拉科说得一本正经。

“说得跟你换个场合他就不拒绝一样……。”

德拉科又在课上光明正大地把纸鹤吹给哈利了,可是这一节是斯内普的魔药课。

斯内普的脸色沉得像锅底一样盯着他们看了三秒之后,果断地宣布“格兰芬多扣十分。”

哈利沉默,哈利难受。哈利深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他是你教授,他救过你很多次他是个好人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然后哈利想开了,就更想水煮白鼬了。

“哈利,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那只白鼬已经严重影响你的生活了。”罗恩戳了戳眼前的盘子。

“恩……”哈利心不在焉地推了推眼前的南瓜汁,走出礼堂。
“哈利,哈利你还什么都没吃呢!”罗恩在背后叫唤哈利都没有回头。

那只白鼬烦就算了,为什么自己还满脑子白鼬呢。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黑湖边,夜风吹得他更加心烦意乱。

哈利走得太急了,丝毫没注意到自己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那个人像往常一样在背后不远不近地跟着他。

“我该不会真的喜欢那只白鼬吧。”哈利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在湖边坐下。

“可是白鼬真的很喜欢你啊。”德拉科走近哈利身边坐下,小声说道。

“但他也真的很烦。”哈利借着月光偷偷看向德拉科的神情,在看到德拉科黯然的表情后,他扯着德拉科的领带亲了上去。

“好吧,虽然他很烦很烦,但是我对他并不讨厌。”

————end————

想要蓝手红心评论和关注x
这周我jio得我好了一点了,等我段考完想写严肃正剧向啊x


评论(15)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