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EC】关于你的梦 (he 一发完)

老万被去除部分记忆。
一发完,he。
第一次写EC,按按措手

————正文————

Erik做了一个梦。 梦到黑沉沉的海中,有个人紧紧地抓着自己,涌动的海面漂泊起零碎的灯光。一点点地闪烁不定。

可是梦里的人说的话,却清晰又模糊。明明是切切实实在眼前,却又像山风一样飘渺。

梦醒的时候,身边正有一双蓝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Charles?”他脱口而出。 接着就诧异起来,这是谁的名字。 眼前坐在轮椅上的孩子怯怯地说道:这就是我的能力,让人沉睡的能力。

“哦……Erik沉默了一会,“那你能控制梦境的内容吗?”

孩子摇了摇头,“梦里的内容一般是人内心深处被遗忘或者珍重的东西,我没办法控制,也不能窥视。”

一连几日的恍惚间Erik都想起那个梦,莫名地焦躁,他怎么细细思寻,都找不到关于那个梦一星半点的记忆。

换作往常他必定要大发雷霆了,但现在对着这个蓝眼睛的孩子,他却忽然说不出口骂人的话。

隐隐约约,他总觉得这个孩子,跟另一个人很像。 那双湛蓝清澈的眼睛里,浮现出若隐若现的倒影。

但Erik想不起来了。 那天脱口而出的名字,Charles,他一想到,莫名地觉得不安,像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隐隐作痛。

“Charles…Charles…”他不清楚自己嘟嘟囔囔念叨了这个名字多少次。

没注意到门后的Raven叹了口气,用怜悯又悲哀的眼神看着他。

真是个过分的人,擅作主张地抹掉自己在别人脑里的记忆。 连怀念与悲伤的余地都没有给留下。

Raven倒不觉得那个做轮椅的孩子像Charles,她记得Charles小时候,是照顾着她陪伴着她,给予她容身之所的人。

现在这个孩子只会安静地坐着,唯一那双如同汪洋一样的眼睛,清晰地浮现着自己的影子。

让人莫名地想起Charles。

Raven曾经去看过Charles,如果忽略掉Charles身上插着的各种管子,那真是一副恬静美好的画面。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过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

那个捡回来的孩子能力控制不好小范围地爆发了一次。

这次Erik的梦更清晰了,他看见那个棕发蓝瞳的男人,笑着叫他的名字。 “一起下棋吗?”

台阶对岸的风拂过他的发端,美好得如同静止了的画卷。 Erik看清了那个人的脸,像是多年前已经遇见。但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来是谁。

梦里的自己叫着他的名字“Charles,”

醒来的时候听见阵阵海浪,起起伏伏。Erik又想起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

“Oh,my friend.I'm sorry,but we do not.”

他本来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忽然松手了。 Erik就这样抛下那个蓝眼睛的人,他抿紧嘴,极力掩盖着痛苦的神色。

这又是谁的回忆,那个蓝色眼睛的人又是谁。 Erik仿佛从未觉得如此苦恼过,只是个梦境罢了。

不算自我安慰的安慰。

该做的事情依旧继续做着,另一边却频频梦见那个人。

最后的画面停在那一刻,他轻轻地用手指抵着自己太阳穴。

“Goodbye my old friend.”

长久的一片寂静。

“Charles Xavier”

“你想起来了?”Raven冷不丁地问。

想起来什么, Erik忽然觉得好笑。

“Charles Xavier,我的哥哥。”

Raven说完忽然冷笑起来,对上Erik愕然的深色。
“你该去看看他了。”

那晚过后又是一个梦,关于Charles的回忆越清晰,过去的事情一幕幕都在脑海中重演。

原来那么多回忆,那么多美好,都是关于你的,Charles。

Erik再遇见梦里的人时,他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

忽地睁开眼睛, 世间最美好的事物莫过于此。他如同汪洋的眼眸里,蕴含着无尽的星辰。

“Oh,Erik.”

“My old friend,Welcome back.”

至少这一次, Erik再次坐在Charles身边,如同他们年轻时并肩那样。
Erik凑近Charles亲了亲他的发角,一如当初的温柔。

——end——————

大概说了查查知道自己可能以后都醒不过来了所以抹掉了老万的记忆。
然后老万还是想起来了回来找查查的故事。
啊,我想要红心和蓝手还有关注(小声逼逼)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