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时光依旧(te 一发完)

战后十九年 原著向
学生家长德拉科×教授哈
约莫是开学前最后一更了。
我要补作业了(凄凉)

————正文————
当你在一起站在我身边的时候,仿若当年。时光静好,光阴依旧。

灿烂的阳光透着半透明的叶脉,斑斑点点地洒落在林间的小路上。

湛蓝湛蓝的天空只有一两片浮动的云,一寸寸地飘远,缓慢得如同静止。

阿不思和詹姆斯在一旁兴奋地讨论起霍格沃兹会是怎样的一个学校。

哈利抬起头望望天空,今天是送孩子去上学的日子。他没有选择当一个傲罗,或者魁地奇球员。虽然这些都是他以往期待的。

留在霍格沃兹是因为什么,哈利说不清楚。那个地方让他觉得无比安心,温暖又眷恋。

最重要的,霍格沃兹里承载了他和那个人各种各样的记忆,互相施咒也好,互相撕骂也好,那是他心里不愿遗忘的东西。

哈利怀恋马尔福在禁林里和他一同走着时提过的灯,怀恋他上课传来的纸鹤,还有他那些无厘头的挑衅和幼稚的吵架。

“魔杖,袍子,猫头鹰…”阿不思在认真地数着物品。
“你都检查了二十次了!陪我玩嘛!”詹姆斯试图扯开阿不思。

阿不思这样的性格倒是和他名字里中间名所纪念的人有点像,希望他的魔药也像那个人一样出色。

哈利不自觉间翘起嘴角。

一旁的莉莉看着两个打闹的哥哥拉了拉金妮的衣角。

他又一次来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那里的人已经不少,熙熙攘攘地人群里,哈利蓦然看见一只向自己飞来的纸鹤。

时光仿佛停滞于此刻。
哈利恍惚间见到的是那个满脸骄傲的斯莱特林,在教授背过身的时候将纸鹤传给自己。

真的要说的话,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吧。
被埋藏在心底的嫩芽破土而出,朝向他的死对头默认生长。

后来呢。
他们不会有后来。
他们在一开始没有握住的手,最后也没有握住。

不同的身份,不同的立场。救世主没时间也没机会去说自己的喜欢。

但哈利记得那个放跑自己的马尔福,那个把魔杖丢给自己的马尔福。

除了在梦里偶然会见到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哈利都快忘了那份曾经的悸动了。

金发的人站在另一边,隔着涌动的人流,像从前一样,他们之间总是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哈利想看清他灰蓝色的眼睛。

时光不曾冲淡距离,只是将回忆里的色彩淡去,直至虚无。

他用口型说着好久不见。
他抬头微笑着点头致意。

哈利知道那只纸鹤将会是最后一只。

“爸爸,如果我被分到斯莱特林怎么办?”
小小的阿不思似乎很担忧。

“阿不思.西弗勒斯,你是以霍格沃兹两位校长的名字命名的。”哈利看着阿不思和他一样的绿眼睛。

“其中一位就是斯莱特林,他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而我曾经喜欢的人,也是一位斯莱特林。”哈利同时在心里默默地说。

列车徐徐开动,走远。
日后的阿不思和斯科皮成为了朋友,那时候哈利和德拉科没有握住的手的遗憾,也算是得以弥补。

只是那日的重逢,他们在短暂的目光交集之后,向着不同的逆行。

如若那不同轨道的行星,在短暂的擦肩而过时互相点燃光辉,星辉灿烂。
但交错的命运让他们注定不能并肩同行。
只能在渐行渐远地漫长岁月里又归于黑暗和沉寂,等待着下一次的相逢。

那些记忆里鲜活动人的人与事,都在岁月的浪潮里寂然,不再喧哗。

时光终将使人淡忘一切。

但在他们共同拥有的回忆和悄然无声的爱恋了,光阴依旧,岁月未老。

往后的人生也很值得,曾经的纠缠与遗憾,只会在梦里偶然浮现,又在日出之时归于寂然。

谁也不会知道他们相互爱恋。

——end————
想要蓝手红心关注鸭!

其实我jio得这不算坏结局吧。起码他们都活得好好的(bu)或许这样的结局适合他们吧。当然我的私心是希望他们甜甜蜜蜜结婚生娃(?)的。
下次写写其他AU甜肥来。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