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的星月

沙雕文手,贫穷lo娘
周更选手,努力不鸽。
吃的CP包括但不限于:ggad/德哈/斯卡曼德兄弟/EC/锤基/贱虫
有事私信 欢迎勾搭唠嗑

【德哈】疤头你理我一下(1)(中篇 he 沙雕向)

又名:少爷的漫长追妻之路
设定:拽追哈 
教父子组亲情向
(伪)麻瓜大学生au
结局已定。开头明示。
继续有奖竞猜:猜猜哈利和拽哥到底是干什么的。

序:德拉科同学想要追哈利同学,并且和他谈恋爱牵手手睡觉觉。然鹅其中并没有那么简单……

后续:(2)(3)

————正文————
德拉科想追哈利,而且他最后成功了,可喜可贺。

—、
今天的德拉科立下了一个宏伟的志愿。
那就是去追哈利。
不是其他哈利,就对面格兰芬多的那个哈利波特。

不是追着打的那种追。
是要在一起的那种追。
在一起当然不是指互殴之后都躺在病床动不了那种在一起。

当然他想要的也不是那种在携手共赏日出日落在樱花月光下谈人生诗赋。

现在的德拉科.马尔福同学只是想和哈利波特同学谈恋爱。

当他亢奋地把这件事告诉潘西和布雷斯。换来的是一阵短暂的沉默,然后是响彻整个屋子的尖叫。

他们显然没有觉察到德拉科是给,虽然他确实没有答应过任何女孩子告白。
但从逻辑上说,德拉科同学只是没有见到完全符合他审美让他碰碰心动的女生。

撇开了德拉科马尔福到底是不是一个给的问题。首先就他要追哈利这件事而论,难度系数大概是地狱级。

霍格沃兹的各位都知道,斯莱特林分院和格兰芬多分院是非常不对头的。
轻则互相鄙夷,重则群起撕逼。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不是大事都见怪不怪了。

非常不幸的是,哈利所在的分院是格兰芬多。
德拉科所在的学院是斯莱特林。
更加不幸的是,他们从入学开始成为互怼之源,处于吵架的漩涡中心。

现在不幸中的不幸,德拉科马尔福,准备向哈利波特告白,并试图追他。

不幸中的万幸?喔那是不存在的。这可能就是命吧。

这真是一个布雷斯沉默,潘西落泪的故事。

于是德拉科开始了计划的第一步,告白嘛,一定要能打动对方的心。于是聪慧无比德拉科制定了详细周密的计划。

于是第二天,德拉科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地来到格兰芬多学生下课的必经之路,精心找了棵全院最靓仔的树,在好心的同学帮助下爬了上去。

那架势,雄赳赳起昂昂,跨出霍格沃兹(bu)

为了稳住气势,德拉科还摸出了一个苹果嚼啊嚼。就差裹上鸡蛋液,撒上面包糠炸至金黄,隔壁九头蛇学院的吧唧都馋哭了。

终于等到哈利下课,德拉科在心中默默大气,掐准最好时机从树上蹦下来,走路带风地靠近哈利。

“嗨,疤头。”
第一句话就不像是告白要说的了。
潘西默默翻了个白眼。

接着德拉科.不嘴欠会死.一秒变怂.马尔福又补了一句,“你今天的领带也是打得一团糟。”

天啊这个人该不会是傻子吧,布雷斯在心里默默哀叹。

哈利显然没预料到会在这见到马尔福,短暂的懵逼之后立刻反应过来,这人肯定是来找自己茬的。

“你又来干嘛!该死的白鼬!”哈利凶巴巴地瞪着德拉科。
其他小狮子们面对挑衅不甘示弱,怒气冲冲地盯着对面。

哈利看着德拉科笑着步步逼近,第一反应是转头想看看赫敏和罗恩。
于是他被向前推了一把。

近距离看着德拉科,哈利不得不承认他有那么一点点好看。
具体哪里好看?眼睛挺好看的,脸型挺好看的,鼻子挺好看的,嘴也……
就是发际线有点不对。

以后德拉科迟早要秃,
哈利在心里默默地想象。

就在这时,德拉科忽然惊慌失措地指着哈利背后惊呼出声。哈利被吓得连忙转头一看。

什么都没有。
发现被甩了哈利就知道不对劲了,果然,德拉科猛地拽起哈利的领带,拉着他靠近。

两个人从来没有凑得那么近过。
那双灰蓝色的眼睛近在咫尺,哈利甚至感觉到德拉科浅浅的吐息。
他的嘴唇一张一合,“波特,我……”

0.5秒后哈利反应过来,不给德拉科说完话,轮起拳头给他重重一下。
哦嚯,正中鼻梁,立刻见血。

于是小狮子们目睹着哈利帅气离开的背影纷纷鼓掌。

斯莱特林宿舍。

“那个该死的疤头!下手那么重!”德拉科躺在床上骂骂咧咧。
“你该庆幸一下你没有再勇敢一点亲上去。”潘西叹了一口气给他递过棉花。
“还疼吗?”“当然。”德拉科神色悲惨地望着天花板。
“那波特还要追吗?”
布雷斯试探地问,他觉得陪德拉科玩下去迟早会把他也给玩死。

果然德拉科一脸地深仇大恨,“不追了,不追了,谁要追那个脑子被巨怪踩过的疤头。”

然鹅第二天,以为一切恢复如初的布雷斯正准备感慨人生美好,德拉科给了他一道晴天霹雳:
该出来planB追疤头了。

梅林啊!布雷斯第一次是多么渴望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planA被打了还要制定planB,这不就摆明了是送命题吗,说好的斯莱特林审时度势呢?

简直没有笑容。

布雷斯觉得自己的人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于是德拉科开始了少女情怀的planB,传统告白方式,递情书,塞柜子。
但是塞柜子的时候德拉科就懵逼了。
那个柜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情书,粉红色的信封少女心的字体,德拉科的信被情书淹没不知所措。

小龙心里苦但小龙不说,总不能找哈利说“嘿,疤头,你柜子情书太多了我看着烦。以后只准放本少爷一个人的情书。”吧。
如果他真的这么干,估计波特会给他一句“妈的智障”。

锲而不舍是德拉科充分发挥他的聪明才智开始策划planC,planD,planE等等。然鹅有的实在过于扯淡,没施行就被否决。

也由于他过度打草惊蛇,最近哈利似乎摸清了他的课表,顺利地躲开他一次又一次。

格里莫广场12号。
黑发的少年斜靠着椅子,他揉着乱蓬蓬的头发,看起来十分疲惫和头疼。

卢平用余光看了看西里斯,西里斯也用瞥了瞥卢平,两人都搞不清哈利的低气压是怎么一回事。

最后西里斯清了清嗓子,“哈利,你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愉快。”
“噢,西里斯。”哈利抬头看了看他的教父。“最近有些事很麻烦。”他抿了抿嘴,把话又吞了回去。
“那或许交一个女朋友可以缓解一下?”西里斯看出哈利不想说,也没有强迫。“我和詹姆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我爸已经把到了我妈?”哈利笑了出声。
西里斯不置可否,他顺手将一个包裹递给哈利,微弱的光线下,包裹凹凸的形状,模糊地勾勒出一支枪的轮廓。
——tbc————

找不到更多枪的资料真实落泪,有小可爱愿意给我科普一下吗。
顺便求一波红心蓝手关注评论鸭。(真实不要脸)

评论(11)

热度(168)